【卜岳洋灵】今天也没有糖果(01)

ATTENTION!
非现实非现实非现实!
年龄差比真实的要大(确切的说是卜岳洋一辈灵又一辈……)
白开水生活向
中老年爱情故事
不靠谱艺术家*很无趣咨询师
纨绔老流氓*纯真高中生

01.
「李英超的心事」

李英超最近很烦。
其实李英超一直很烦,毕竟他家里有一个比女人还要多管闲事的小叔叔岳明辉。
可是最近,李英超烦的原因是,岳明辉居然不念他了。
李英超打碎了家里的花瓶,把不及格的考卷贴在大门上,在学校里和年级第一打架。
可是岳明辉还是不念他。
李英超和他的同桌倾诉,“你知道,我觉得生活夺走了我的糖果,而我此刻还是不能抑制飞蛾扑火。”
年级第一眉头一皱,“我不知道。”
李英超又想打他了。

其实岳明辉不念他的原因真的很简单。
李英超想。
因为这个老男人最近恋爱了。

岳明辉夕阳红的对象叫做卜凡,他们遇见的时候李英超其实也在场,当时岳明辉带着美术不及格的李英超去逛博物馆寻找艺术灵感,博物馆的一楼在办展,后现代主义,新锐艺术,岳明辉拉着李英超,两个人误入,而后误遇卜凡。
当时的岳明辉明明和李英超一样对这个展览毫无兴趣,以至于李英超对在展览中遇到的卜凡也毫无防备。如果早知今日,当初李英超一定会狠狠地指尖点着卜凡的鼻子警告他,离我的叔叔远一点,别以为你穿着貂就算是个男人。

李英超觉得烦的原因之二是最近有人在追他。
其实一直都有人在追他,但此前的李英超多少还有点乐在其中——没办法,上帝给了你一张好看的面孔相应也要求你承担,这是岳明辉的一大堆鸡汤中李英超唯一记住的。
可是最近的追求与其说追求倒更像是骚扰。
一个每天骑着小黄车在路上和他假装偶遇的老男人。
李振洋。
每天都吹着同样曲调的,用同样的口气说“早上好。”
李英超真的很想告诉他,他吹的口哨跑调了。

就像是鸠占鹊巢。卜凡把一盘菜端上桌,用那张一看就不怀好意的脸假装忧心忡忡,“小弟,你最近有问题。”
李英超双手抱胸仰靠在凳子上瞪他。他努力使目光恶毒。
大个子纹丝不动,几秒后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嘿嘿一笑,“我知道我长得帅。”
李英超懊恼地低头,他不再说话,等着岳明辉下楼的时候抬头给他一个笑。

卜凡最近有点烦。
他其实本来应该是很高兴的,毕竟所有三十多岁才终于遇见爱情的人多少都会觉得劫后余生。这个傻大个尤其是。
无关性别无关年龄无关身份,爱人,嘿,是不是听起来有点酷。
可是卜凡还是有点烦。
岳明辉,他的对象,拖家带口,说是拖家带口其实有点过分,他其实只有一个家属,李英超,这个小男孩对待他像是单亲家庭孩子对待母亲新找的继父一样的刻薄。卜凡还能怎么办呢,他只能尴尬的用笑容缓解尴尬,并考虑要不要给李英超一笔改口费。
卜凡更烦的是,当他尝试着和岳明辉表达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的岳岳,不以为然。
“他只是青春期。”岳岳翻了个身懒洋洋,“他现在有自己的想法,只是需要一点空间。”
“你确定?”
“你应该看看他写的那些作文。”岳岳努力措辞,“……很有意思。”

那我还能怎么办呢?
面对李英超的青春伤痛,卜凡于是只能继续假笑然后在心里mmp。

岳明辉,小辉,岳岳,李英超嘴里37岁的老男人,不知道做什么的工程师,无趣,是个实在无趣的人,最大的爱好是在空余的时候把家里的书按高矮胖瘦赤橙黄绿摆成一排。黑的头发,黑的眼睛,黑的西装,喜欢在别人开口的时候就微笑着把人怼死。这和李英超那个无趣的同桌倒是很相像。
“所以你们才是亲叔侄吧。”李英超说。
年级第一面瘫的脸微微抽搐,“不知道。”
“生活太痛了。”李英超绝望。
他瘫倒在桌上,几秒后忽然振作,目光炯炯地问面瘫第一名,“那你对爱情有什么看法?”
“爱情啊。”第一名挑眉,“呵,爱情。”
“呵,爱情。”李英超有样学样,福至心灵。“所以嘛,假的,都是假的。”
“假的?”
“我叔叔不可能真喜欢那个傻大个。他最爱的人是我是我!”李英超的四肢五官都忍不住要跳跃,他拽着年级第一起来,反复雀跃地重复,“呵,爱情。”
呵。
爱情。

02


-TBC-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大家,白日梦成真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