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福不浅】失业青年的二三事(01)

01

  作为失业青年,最痛恨的事情莫过于到了周末没有老板的夺命电话——却还被隔壁“叮叮当当”的声响给吵醒。林彦俊在睡梦的边缘挣扎着,眉头紧簇,烦躁地抓过一旁的枕头狠狠盖住自己的脑袋——再等十分钟。然而念头在脑子里刚绕一圈儿,他就一把丢下枕头,利落地翻身下床,径直向门口走去——别说十分钟,就算是两分钟也能让他在枕头里窒息。忍不了忍不了。

 

  “谁——”

 

  “啊......”

 

  这是林彦俊和Jeffrey的第一次见面。准确地说,当林彦俊艰难地把突然仰倒在自己身上的Jeffrey推开后,才是第一次见“面”。鬼知道新邻居为了给搬家公司的人让路抵在他家门口。这下林彦俊本来躁郁的心情更加恶化了,但他向来都能扬起自己的微笑和深深的酒窝去礼貌待人——这可能是之前当柜员时练就的职业习惯。

 

  “新搬来的?”林彦俊拍拍跟前这个终于有空间站直的年轻男子,一脸懵懂,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模样。而被问到的Jeffrey只是冲他点点头,唇边是淡淡的弧线。林彦俊倚在门上,若有所思,最后抬了抬手指:“嗯,那…你们继续。”

 

  倒回床上的林彦俊强迫自己闭上眼,但隔壁再没了能把他从回笼觉吵醒的声音。

 

-

  Jeffrey戴着橡胶手套,木讷地站在洗手池前,不知所措。可能是这几天没注意,菜渣把水管堵住了。这是他搬来的第一周,却好像是隔壁那人的最后一周——“再三天好吗?拜托,我还没找好......”

 

  “嚯,”房东大妈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我已经给你宽限一周了,人家马上就要住进来了内,你这让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嘛。”

 

  “我不管,”房东大妈边说边往外走,“今晚之前你必须搬出去!”见林彦俊敢怒不敢言,只得赔笑着目送房东大妈离开的样子,Jeffrey向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对方却瘪瘪嘴,准备转身——

 

  “呃,请问那个修水管的电话你有吗?”Jeffrey问。林彦俊回身,见他满身水渍,还戴着橡胶手套的滑稽样,叹口气。但碰巧赶上了,今天师傅休息不做工。Jeffrey把小苏打和白醋递给林彦俊的时候,似乎听到了林彦俊更加沉重的叹息。

 

  看着出水的洞口像泉眼一样咕噜咕噜冒泡,Jeffrey心中不禁升起对林彦俊的敬佩之情:“厉害。”林彦俊晃着脑袋欣慰一笑,总算是给他疏通了!

 

  “行了。”林彦俊双手叉腰,耸耸肩,“以后多备着小苏打,比较万能。”Jeffrey看眼手上林彦俊从自己家拿来的小苏打,突然萌生出了一个有些荒诞的想法——“你要不要......”

 

  “啊?”林彦俊突然看向他,英朗的容貌却因眉头紧蹙泛着一丝戾气。Jeffrey突然又畏缩了:“一起吃个午饭?”

 

-

  养尊处优。

 

  林彦俊除了这个词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来形容Jeffrey 的了。敢情这一周以来堵在水管里的那些菜渣,都是黑暗料理的尸体。这哥是想不开居然来一个人生活吗?一边想着这些,林彦俊一边就冰箱里所剩无几的食材做了两菜一汤。如果食物里面包含着做饭者的情感,那么Jeffrey不知能不能尝出深深的嫌弃。

 

  为什么不点外卖?因为林彦俊说不麻烦了,与其花那个钱和时间,还不如他做。但谁能想到,一句委婉的拒绝愣是坑了自己——“好。”Jeffrey这样说。谁能救救这个孩子?

 

  “哦对了,”林彦俊夹了一筷子青菜,“兄弟你叫什么?”

 

  “董又霖,不过大家一般叫我Jeffrey。”Jeffrey乖乖地回答道,“你呢?”

 

  “林彦俊。”回答极简洁。

 

  Jeffrey正思忖着接下来的对话如何进行,林彦俊突然状似不经意地环视了一下四周,低声夸赞道装修不错。“哦,是我一个设计师朋友帮我设计的。”Jeffrey十分满意地看了眼自己的房子。林彦俊努努嘴,心里大概有了数。这Jeffrey,真是个不谙世事的贵公子,防人之心几乎是没有。好在他林彦俊行得正,站得端,不然就凭这些奢侈的家具,他也够被眼尖的人坑上一坑了。

 

  “对了,实际上我现在也没有现成可用的钱。”Jeffrey突然开启了一个新话题,林彦俊有些措手不及。特别提到“钱”这个字,他不自觉捏紧了手中的筷子。

 

  “我刚刚看到你跟那个大姐之间好像有些小问题......”Jeffrey试探地望着林彦俊,希望他能懂自己的意思,但对方显然还在回神中,“我在想,或许你可以给我交房租?”

 

  “哈?”林彦俊筷子上的白米饭掉在了饭桌上。 


-TBC-
CR.姐妹花的纯子

02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大家,白日梦成真

 
评论(9)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