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岳洋灵】今天也没有糖果(02)

01

02.

「叔叔,介绍个人,我同桌,钱正昊,我们相爱了。」

李振洋喜欢清晨,哪怕这个城市早晨的霾真的很重。他穿过臭气熏天的动物园,吸霾,被早晨的寒风吹的瑟瑟发抖,过去他觉得这个过程是与天地接触的最好方式,而最近——只为了遇见一个男孩子。
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当然李振洋也不知道,每天他出门时有多光鲜亮丽,在城市杀人的空气与寒风中洗礼过后,就看上去有多乌烟瘴气。何况他还骑着一辆小黄车。
当然李振洋可能并不这么觉得,从他出生到现在,他对自己的外貌一直很得意。太得意了就容易没有自知之明。

“我少年时候做过许多荒唐的事。”近来的李振洋常常用这样的话开启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他年轻时候的荒唐事他其实自己有时候也弄不明白,大概是做错了一些、又错过了一些,也许是这样他才喜欢那个男孩子。看起来虚张声势,可实际上清澈无辜、傻里傻气。

“嘿早上好。”每天李振洋都用同一句话搭讪,不断地重复会让人习惯而后给人永恒的错觉。男孩从不搭理他。男孩幸好不搭理他。
不然李振洋的下一句话可能是,“我曾见过你吓鸡。”

李英超远远看见一辆小黄车驶来,下意识四处逃窜,而后才看清上面的人个子距离李振洋实在差得有点远。
从珠峰到土丘。年级第一在李英超面前刹车。李英超愤怒埋怨:“钱正昊!你没事骑什么小黄车。”
而后他左顾右盼,从失落到担心再到将一切抛之脑后。
毕竟眼下他心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李英超又一次招惹到了班主任。确切的说,是和年级第一一块儿,招惹到了班主任。
年级第一,钱正昊,除了语文不太好,多省心的孩子。不像李英超,除了语文啥都不好。
可是自从班主任把他们安在一起之后,李英超的语文还是一如既往地好,钱正昊的语文还是一如既往地差,令人伤感的是,沉默可亲的钱弟弟不再是班主任心尖尖上最省心的孩子了。
“三天前你们才刚打了一架。”于是班主任头疼地推眼镜,“三天以后……看看你们的小测成绩。”
“李英超,你连语文都不好了。”
连语文都不好了的李英超怕不是一无是处,年级第一在心里划等号,他忍不住心疼地拍拍李英超的背表示安慰。
“还有你,钱正昊,不及格。”
小钱同志默默地收回手去。这下是李英超在拍他了。
幸灾乐祸。

即使是连语文都不好了的李英超依旧没能吸引岳明辉的注意力,小叔叔只是在某天早晨拍拍他的脑袋困惑地说,“最近是不是没吃饱?想吃煎饼吗?”
李英超气鼓鼓。
于是他在没吃早饭的情况下又遇到了李振洋。
“嘿早上好我昨天生病了我不是故意的很抱歉昨天没和你打招呼。”这次的李振洋语速快得像rap。
李英超不想听,李英超只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让小叔叔的注意力从那虚伪的爱情又回归到自己身上。
李振洋愣一愣,小心翼翼提议,“不如……出柜?”
他其实还有半句“和我”没讲完,小男孩却已经得到糖果似的高兴跑开。
真的是天真烂漫,傻里傻气。

煎饼,鸡蛋里脊味的煎饼,卜凡和岳明辉定情的煎饼。
没有什么是一个煎饼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卜凡最近或许是被岳明辉传染了,于是面目颇凶狠的大个子身上有了一种诡异的苦口婆心。岳明辉不能灌的心灵鸡汤那就由卜凡来灌,像李英超这样的年轻人,真的很需要营养。
但是卜凡的道理很多时候没有道理。更多时候就像是无理取闹。
比如他常常和李英超说:“过去我穷的时候……”
“过去我穷的时候,曾经为了一个煎饼和人打架。”
“这关我什么事?”李英超白眼向天。
“我是在教育你珍惜当下的生活。”
“可你到今天为止显然还是会为了煎饼和人打架。”
傻大个竟无语凝噎。
但傻大个横有理。
“这叫倍加珍惜。”

李英超在某一天把年级第一拉回了家。
这个某一天确切的说就是李振洋提出那个有关出柜的馊主意的当天。
李英超兴高采烈地宣布。
“叔叔,介绍个人,我同桌,钱正昊,我们相爱了。”
岳叔叔一时间还没有反应,凡子,傻大个卜凡,率先困惑,“几天前你俩不还打架么呢?”
李英超回怼他。
“这叫倍加珍惜。”

-TBC-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大家,白日梦成真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