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平生

双学霸设定,异国他乡露水姻缘。带一点点皇权富贵,但圈地自萌就好了。

不保证完全写实,但是我也只会写这个了,希望能够贡献一点自己的力量。

不会写现实向不能赚大家的眼泪真的是我一辈子的痛。

求求大家让现实中的橘柚HE好不好。一定要去投票啊啊啊啊。

P.S.姐妹花最近可能因为林彦俊的西皮归属展开一系列撕逼。

 

01.

林彦俊在见到尤长靖之前,其实是听过他的名字的,但毕竟是隔壁学校,又不是同一个专业,等对方的传奇事迹遥远的传到他耳朵里时,已经添油加醋过太多笔。那时候他笑一笑,心里真的没多在意。

A大计算机系的第一名,在这个国度多少有些俯瞰众生的高傲感,他面冷心热,虽说是个谦逊的人,但真正佩服的人毕竟很少,在华英学者名单出来的时候,对着名单里熟悉的名字多少沉吟了片刻。

学比较文学出身的男孩子,他曾经从许多人口中听说过他,说他的英文有多么厉害、人有多nice、上大学之前的经历多丰富。明明再优秀其实也还是不搭界的,他便笑笑对同学说,等我什么时候打算去做文学相关的程序的时候,我再联系他一下。

在行前会议的时候,他第一次见到他,不算高、不算瘦、很爱笑,说话的时候温和到几乎有些绵软,是南方人,有一种柔弱的力量,他有和他打招呼,简单的说了自己的名字,对方便露出了毫无保留的笑容,问他是去哪个学院,说接下来的一年,大家在牛津要互相关照。

其实不过是客套话。

牛津三十多个学院,华英学者一年撑死不过十个,一个个学院分过去也塞不满,鲜少会重合,他在New College,尤长靖在Christ Church,两个学院在牛津这样一个小城里居然也相隔近千米,唯一的共同点大概是一样的历史悠久,曾经被那部轰动世界的巫师电影眷顾、短暂成为魔法世界的现实镜像。

林彦俊在A大的时候上过文学课,英国文学或中国文学,上课的地点和他班级的教室同在那个古色古香的老学堂,他不算是个认真上课的学生,没少越过老学堂长长的走廊,在古色古香的教室听老教授讲鲁迅或萧红,布莱克和拜伦。小说他是看的下去的,诗歌他也觉得美,但这样的文学课总是能不动声色把他过去理解的一切推翻,告诉他,你其实是什么都没看明白的。去领悟字里行间的情感,有涉历史又无涉历史,得有多厉害,得要多细腻。隔行如隔山,这大概是林彦俊在这批同行的学者中最先记住尤长靖的缘故,他是真的佩服他的。

02.

他们其实连去英国都不是同一天。以理工著称的A大和隔壁多年相爱相杀,连送学生去英国交流的机票都多半不会定在一起。他到牛津时听说隔壁已经来了很多天,来接他的学长说要陪他在校园里走走,他摇头拒绝,问这儿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其实也没什么。”学长耸肩,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着提了一句,“不过他们真的很喜欢提剑桥,就像我们喜欢提隔壁一样。”

去英国前他们各自都有交流微信号,他有时会看微信,大概是为了了解这群和他能站在同一平台的人究竟在做什么,可惜这群人的朋友圈多少都有点无趣,要么就是从来不发,比如尤长靖。

一起去英国的人他最熟悉的其实是黄明昊,少年天才,数学系的新星,当年A大为了在隔壁之前签下他和对方招生办没有少撕逼,堂堂高校尊严,荡然无从。他之后没少拿这件事情开对方玩笑,放着顶尖的隔壁数院不要来A大,就像这次放着更好的Princeton不要来和英国人比拼数学,还怎么自称精明的温州人。对方摇摇头说你不懂,数学学到他这个程度已经是哲学,还是需要浪漫的欧洲来滋养。他冷眼旁观对方这几天刷屏的风景照,笑称精明的温州人这次不过是想要公费旅游罢了。

谁还不是公费旅游?黄明昊大概是特别喜欢新学院的formal dinner,所以不时来蹭,牛津的确是个特别要面子也的确有底子的学校,连吃饭的礼堂都洋溢着高大庄严浓郁的仪式感,他俩就坐一块儿,吐槽这儿理工科的学生也并不特别好,再回想古都A大一到十二点就水泄不通的清芬桃李,回想起在人群中争抢一碗米线的体验,相视一笑就有了默契——差就差吧,烛光交错,这个学校气氛好的让人想恋爱。

来了不到一个礼拜就由黄明昊组局,说是一批人一起聚一聚,林彦俊那天有tutorial,和自己的tutor就一些偶然萌生的构想聊得很高兴,磨磨蹭蹭就过了饭点,去的时候这群人已经基本吃完了,嚷嚷着要换酒吧再组一局。他摆摆手说那我就自行解决一下吃饭的事儿,尤长靖就这会儿站起来,“我也不去了吧,晚点回去还要再写一篇论文,头疼。”

牛津没有宽敞的道路,这群人走出来基本上占了大半条砖铺的古路,嘻嘻哈哈走过街道。七八点的牛津大大小小的商店基本上都关了门,只余下橱窗绰约的灯光,这群人往东走,他和尤长靖就往西走,其实也不是往Christ Church的方向,尤长靖小声和他说,“没吃饱,我们可以一起再吃一顿。”

“这位朋友你吃的可能有点多。”他为人一向直率,习惯性地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男孩子笑着点头反思,“是有点多。可能是最近压力大吧,我高考那时候也胖了很多。就压力大的时候,总想着吃点什么东西,吃点什么就会好过很多。”

很奇怪的,牛津的英国菜他们吃不惯,东南亚菜倒是十分欣赏,好几家的Massaman都做的很出色,他们两个绕着街头转了转,选不出的时候就一致踏进了泰餐馆,点咖喱、果汁。等餐的时候他问尤长靖最近在做什么,对方皱着眉头表现出焦头烂额的模样。

“Shakespeare,最近的关注点应该是里面的女性形象吧。可能是我大一时候的教授天天嚷着说莎剧里的女人大半都是witch,总对她们挺在意的。”

“一个字一个字抠过去?”他知道学文学的学生读这样的书总是三遍四遍到把书翻烂,再好的作品在读到能够背下来的情况下都会毫无新鲜感。

“常读常新嘛。”对方瘫倒在桌上,“不过我最近可能真的遇到了瓶颈,果然还是我的水平不够高啊。”

“你要是有什么数据需要统计的,我倒是可以帮你一下。”他想到过去上过的一门叫做“超越学科的认知基础”的玄学课程,就随口提议,“或者你可以找黄明昊,他是真的很闲。”

林彦俊来英国的第一个礼拜常常吐槽英国的货币设置不够合理是这个国家数学不好的一大原因,结账的时候两个人绝望地凑在一起找硬币,好不容易结了账,如释重负地回到秋夜的晚风中,两个人对视着对视着,忽然就笑了。

03.

尤长靖第二次找林彦俊是在第一个学期中旬的时候。他的电脑崩溃了,而此前提到的那篇莎剧论文才将将写了一半。对方在微信那头绝望地呼喊:“林彦俊我只能想到你了,你一定要救我,不然我马上就吊死在你们院那棵树上。”

既然学了计算机,就总得有被人当成修电脑的觉悟。逢年过节林彦俊已经能够笑着面对亲戚对他专业的种种无厘头猜测,看到尤长靖向他发出求助的时候,他还是多少哭笑不得。但还是去了,约在Christ Church对面一家他连名字都没记住的咖啡馆,牛津街头多得是这种无名的咖啡馆,小却雅致,三五个座位,那天下午他们是这家店唯一的客人,等他修电脑的过程中尤长靖把这家店里的冰淇淋口味全部尝了一遍。他对腐国这些配料奇怪的甜点表现出了谜一样的好奇心。林彦俊摇摇头把他从收银台叫回来。

“我教你一段代码。下次电脑死机的时候可以试试,多数时候还挺有用的。”

“唔。”尤长靖摆手,“算了算了,术业有专攻,我学不来的。”他逐字逐句读林彦俊打开的那篇论文,发现一个字都没有丢以后,兴奋地给了对方一个拥抱。

其实这个拥抱挺学术的,但是林彦俊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怔然。半晌他拍了拍对方的肩,“放心,林老师在这里,没有修不好的电脑。”

他还是很不严谨的说了大话,就像还是自甘堕落的将自己定位成修电脑的。

 

这之后的某一天,一向跳脱又空闲的黄明昊拉着他去Ashmolean,一个理科生一个工科生,相携去这么艺术的场所多少有点荒谬感,他就叫上了尤长靖。见面的时候还是有那么几秒钟的尴尬,黄明昊一早被一楼的木乃伊吸引,和他们分散。他俩闲逛的时候,他便问尤长靖论文写完没有,对方摊手,“写完了,写完以后想推翻但是已经到了Deadline,那就只能请教授忍受一下我的学术垃圾了。”

“没有,你写的很好。”他还想说什么,对方却兴奋地指着展厅里的一只陶塑小猴叫他看,“感觉有一点印第安的风格,你看他的表情,很有趣。”他小声地读底下简短的介绍语,绵软却标准的英文,读完以后就抬头看林彦俊,眸底闪光。他说,“啊呀可惜,这是现代的作品,我猜错了。”

林彦俊便也跟着去审视那只小猴。听尤长靖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但是大英有,名字我忘记了,放在一楼的大厅里,真的很可爱。他们这儿的雕塑都没有护栏,我老是忍不住想摸。还有希腊罗马时代的雕塑,现场看的时候带给人的震撼感是无与伦比的。”

“有时候想想,英国人是真的有点缺德,把别人的神庙都搬空了,最好的雕塑都在这边,留给希腊几根柱子。”

 

但他们约了多少次最后也没有一起去成伦敦。多数时候宅在宿舍的林彦俊在很多地方其实有着微妙的懒散,同样的位置,如果换成是黄明昊的话,大概早就能成行。尤长靖期间来过几次新学院,他也去过Christ Church,他点一杯冰啤酒,看对面的男孩子花半小时喝其实只有一口的百利甜,用更多的时间和来往的学生谈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谁的雪莱,谁的萧伯纳,到最近来牛津演讲的脱北女孩。

这些话题林彦俊大多都有耳闻,但并不多么插的上话,他不反感,就静静在旁边听,偶尔有话可以讲的时候,也从自己专业的角度去分析一二,提两个自己曾经有过的问题。

他其实很喜欢这样的时间,虽然这样的机会不算多,对面的尤长靖像所有的文科生一样能讲但他完全不反感,他喜欢听他那温和的草莓冰沙味的絮语,谨慎又张扬地表达对于某一个章节独一无二的思索。

 

04.

“为什么会想学文学呢?”

“其实是高考时候填专业的一时冲动诶。我本来是理科生的,但是那时候对所有的理科不知道为什么都有一点点偏见,所以就直接极端的填了对立面。”男孩把手里的酒杯放回吧台,笑着请调酒师再给他一杯果汁。他双手捧杯子,思索着说后面的话:“不过学了以后觉得还蛮好的,就没有改。也是一种缘分吧。”

“你呢?为什么学计算机?”

“从小学就开始了,习惯了。”林彦俊回想,“参加信息竞赛,碰巧成绩还不错,就靠这个一路走下来了,我高中大学都是保送嘛,也改不了专业,再说换一个专业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万恶的保送生。”尤长靖便伸手过来锤他,“我高中时候最恨的就是你们这批人。”

“那你应该更讨厌黄明昊。”他也想不到怎么辩驳,就cue最近许久不见的某人。破格录取的天才少年,IMO史上的一个小传奇。这应该更加讨人厌才对。

“那不行。数院在我们学校的地位是超群的。”男孩笑着摇头,“不过你最好担心一下你的朋友。数院的男孩子不知道为什么都有点佛缘,兴许一个冲动就出家了。”

“是吗?”

“A大的我不知道,但我们学校真的不少。”他果真开始皱着眉头想名字:“像是……王子异。”

 

他们在一起更多的时候并不谈论专业,而只是一起回忆,故国的母校,春天时候落在地上像毛毛虫一样的飞絮,校门外排长队的枣糕。文科生多数是刻薄的,尤长靖却温和,诚恳地去赞美隔壁的院校,说他真的很羡慕他们。

“尤其是蒙楼,A大还是有钱,这么好的音乐厅,别的学校确实望尘莫及。”

林彦俊便惊讶,“你最羡慕的不应该是食堂吗?”

“是哦,你们居然有二十多个食堂,真的太夸张了。”

“到了饭点一样还不是会拥堵。”

“哦。”男孩子气到面目全非,“那你来B大啊,分分钟教你重新做人。”

但是还是不由自主会说一些他自己也没想过会不会兑现的承诺,比如蒙楼开音乐会的时候,他可以排队去买第一排的学生票,或者回京以后要请长靖吃一吃A大的麻辣香锅和烤肉饭,再比如对方有说,要弹琴给他听。

有机会的话。

但是这些承诺最后一个也没有兑现,其实不是不愿意,可大概他们都在等对方先说出口。

结果谁也没说出口。

 

05.

黄明昊说想在浪漫的欧洲寻找一下气氛,他终于还是遇到了他想要的人。虽然是此前他们俩都极力唾弃的工科生。Justin在New College蹭了那么多次formal dinner,也不过是为了再偶遇一次初见时惊鸿一瞥的正装少年。

牛津也就那么大,怎么那么久才再次遇见?好在还是遇见。黄明昊劫后余生般庆幸。

林彦俊便翻白眼,其实你可以早点描述一下他的长相,我们是同学诶。再说实在不行编个程筛选一下。那就早找到了拜托。

“那你真的很不浪漫。”黄明昊摇头。

后来林彦俊有看过自称很浪漫的黄明昊给范丞丞写的情书。

但天才少年写情书并不多么天才。所以才会傻乎乎的说一些大实话

比如。

牛津的工科是不大好,但你是最好的。

 

06.

还有一件事。

他和尤长靖曾经一起去看过一场电影。Call me byyour name,新古典主义标杆式的作品,长靖说他真的很喜欢看电影里的一家人交谈,可以就随便一个单词生发出那么多美丽的联想。但他没说的是,这部电影里更多的其实是对肉体的联想,男人对男人,一见钟情的致命吸引力。浪漫又难以克制。

两个人走出电影院的时候都有一点精神恍惚。在牛津的街灯下不知怎么就对望了,目光交汇之后很难再挪开,不挪开又显得有点奇怪,半晌对面的人先低下了头,小声说:“拉你来看这个电影好像不是特别明智的选择。”

这之后他抬头,目光交汇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就亲吻了,在牛津的街头,旁若无人,真诚庄重。

就像Oliver第一次在楼下远远看见Elio,他怀疑在查看华英学者名单或是之后会议上那短暂的一面,他早就对他记忆深刻,之后的一切不过是蓄谋已久,或者说,不由自主、暗自骚动。

这种吸引力说来很难解释,来自本能,纯乎是本能。

 

07.

回国以后,他和尤长靖甚少有交集,牛津的那段日子就像被抹去了一样,学文学的人多半对性都有着极大的宽容,对方完全可能将那天看完电影晚风中两人的接吻解释为情之所至。林彦俊想,事实未必是这样,但他真的没法去确认。所以就谁都再也不提起。

转头大四,各自都忙着毕业、申请,焦头烂额的时候很多事情就被揭过去了。

黄明昊依旧悠哉游哉,花少量的时间做数学,大量的时间谈恋爱,一部分时间抱怨丞丞因为国籍不能来中国交流。

他很久没见尤长靖,偶尔点开他的头像看看他的朋友圈。依然是什么都不发。就像是石入大海,画一个沉默的句点。

他有时候觉得大概他们彼此都只是在等待,这样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太过有自己的人生规划的人,在感情上往往都是骄傲的懦夫,谁也不能先说一句。

哪怕曾经冲动之下什么都那么一目了然。

拿到MIT的offer的时候他才去找到一个不那么生硬的理由去给尤长靖发消息,问他之后的人生规划。是不是还想去英国。对方回的很快,一条简短的语音。他甚至能根据说话的声音脑补出尤长靖在挠头。

他的话语带笑意。

“可我已经决定去Harvard了诶。”

 

这次他们终于搭上了一半飞机,相邻的座位,再一次异国他乡,互相依靠。

他开始可以给尤长靖讲一段在他心里藏了很久的话。

就像牛津真的很爱提剑桥,A大人三句话不离隔壁。相杀背后是相爱,不过是唯一认可的知己,命定的你。

其实根本分不开。

就像我真的喜欢你。

 

平生相遇。

万分荣幸。

-END-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大家,白日梦成真

 
评论(58)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