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福不浅】失业青年的二三事(04)

04

  林彦俊年少时光的美梦是音乐;但他的噩梦,同样是音乐。所以当Jeffrey问起他时,他本能地对“唱歌”这个词产生了抗拒的生理反应。他站在工作室外,看街道上人来人往,突然想点一支烟——可难受的是,他已经戒烟了。从站着变成蹲着,林彦俊在初夏微微膨胀的空气里,深深叹了口气。

 

  可这些都和Jeffrey无关。林彦俊渐渐冷静下来后,扭头看着身后的门,眼眸里的光沉了沉。他又起身,开始组织自己的语言和表情。正当他的手握在门把上时,门自己开了。Jeffrey抬眼,与林彦俊略惊讶的目光相对。两个人卡在门口,一时无语。Jeffrey侧头轻轻呼了口气,语气轻松的模样:“我有个朋友最近在创业,还比较缺人......”

 

   “不,那个......”林彦俊说完挠了挠后脑勺,眼睛四处飘荡,“我就在这儿就好。”末了,他不确定地半抬眼看向Jeffrey。Jeffrey耸耸肩膀,笑着一抿嘴。

 

-

  Jeffrey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好脾气。林彦俊明明是个不怎么好相处的人。看起来中二无敌,实则拒人千里。但他就是无法对他生气,甚至一味地宽容。Jeffrey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七年前那次偶然的相遇,让他如今再见到林彦俊,突然有了一种命运牵绊着的感觉。

 

  是2015年的仲春。Jeffrey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青涩地拿着一把吉他,在早已内定好名次的选秀节目里,单纯地唱着自己满意的原创曲。他也想起那个时候,自己在后台收好吉他时,听到工作人员的对话。

 

   “那个林彦俊唱得真不怎么样。”

 

   “没办法,长得好看,小姑娘喜欢。”

 

  Jeffrey皱了皱眉头,正要回头看看是谁在说话,一团黑影冲出来挡住了他的视线。大概是来者不善,他已经从那个人散发出的气势感受出来了。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双方就争执了起来。结果像是形单影只的那一方占了下风,强忍着怒火离开了。

 

  “你他妈他算哪根儿葱,脾气还挺大,还他妈讲什么‘公平’,啊呸——也就一小白脸,狗娘养的——”有些听不下去。Jeffrey的眉头更加紧锁。他望向那个离开的身影,心里大概有了数。

 

-

  那场选秀,Jeffrey退出了。而林彦俊也因为跟工作人员产生了冲突而被取消了资格。说来好笑,老天爷下了一场淅沥沥的春雨,Jeffrey就是在这样有些应景的微凉里,第一次见到了林彦俊。

 

  “无言的亲亲亲,侵袭我心,仍宁愿亲口讲你累得很。如除我以外在你心,还多出一个人。你瞒住我,我亦,瞒住我,太合衬。”

 

  二十岁是个什么年纪呢?大概明明已经不该再做梦,但又不甘屈身于现实;大概明明要学会面对世间冷暖,但又对世界抱有期望;大概明明是一张无垢的白纸,但又不得不被沾染上尘埃。那是Jeffrey看见的林彦俊,也是他从林彦俊身上看见的自己。

 

  大楼里的录影棚还在肆意喧哗,大楼外的人在雨里轻声歌唱。Jeffrey撑着伞,静静地听着林彦俊的歌声——明明五米不到的距离,Jeffrey却从那双突然抬起的眼睛里,感受到了这温和春日里最冰冷的拒绝。

 

  林彦俊眼眸里的拒人千里,七年后也依旧如此。只不过他学会了怎么样掩饰。Jeffrey现在唯一后悔的事情,就是那时候忘记了告诉林彦俊:你唱的歌,很打动我。

 

-

  那时候林彦俊眼里还能有泪。他泪眼模糊里,看见的只有恍惚的轮廓。一场雨,一把伞,和一个人。Jeffrey在他的认知里,是一个多月前才出现在他世界里的人。与七年前那个撑伞的人,画不上等号。他的日子多亏Jeffrey才暂时有了着落,可仍旧活得浑浑噩噩。

 

  七年前那场选秀,是他和现实的最后一次博弈。从十几岁开始离经叛道做的梦,做到最后不是越来越遥远,是直接破裂。离家出走的威胁也好,不顾父母反对学音乐也罢,到头来不是失败打败了他,而是“成功”让他的孤注一掷成了一场空。

 

  “你自己说的,最后一次机会也给你了,这下还有话说吗?”

 

  所以林彦俊再不去触碰那个已经支离破碎,一点风吹草动就能完全幻灭的梦了。就像现在,看见Jeffrey抱着吉他在写曲时,他心里的波澜也早已不再壮阔。又或许是结冰的湖,湖面下有什么在沉睡着。


-TBC-

CR.姐妹花的纯子


05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大家,白日梦成真


 
评论(3)
热度(57)
  1. 董又霖的糖白日梦姐妹花 转载了此文字
    看见你瞒我瞒太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