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权富贵】何处雪泥留鸿爪

宫廷AU,少年天才×小皇帝。

这个很像议论文的题目又是我一拍脑袋瞎起的。

大概是阿呆姆太呆了所以把强制爱硬生生写成了童话故事。

细节都是我编的,理论上逻辑没问题。

LOFTER最近在搞我,怕了,所以走外链吧


预览:


黄明昊踩在竹板凳上剪梅花,老太监王德信捧着白釉的瓷瓶恭敬地等。

初雪落过了,黄明昊身上散散地披一件雪白的狐裘,底下着湖蓝色的华裳。他皱着眉头旋转手里那一枝嶙峋的梅,半晌笑了,斜斜的将梅掷进釉瓶,拍拍手。

红梅,白裘,色如春花。好一幅早春踏雪图。

德信暗叹,挑美人的本事,确实是谁也比不上陛下。

近两年,雪山的白狐愈发不好猎,这样一件白的没有一丝杂质的大氅就变得尤为名贵,皇后、贵妃,明着暗着都定向皇帝求过这独一份的恩宠,可最后这件狐裘还是毫无意外地披在了黄明昊身上——和往常一样,从三年前黄明昊入宫那天起,宫里最好的东西,哪样不是如此,巴巴的送过来,连带着陛下的心意,全都不值钱似的捧在黄明昊面前。

天大的圣眷,可他黄明昊不爱惜,仍当是寻常衣物一样作践着。那也就罢了,德信三五次劝他:“您好歹回个礼。”

“行吧。”少年就挥舞着剪子剪下一枝梅,“喏,送给他。”

“德信。”他想起了什么似的,吩咐老太监,“晚上我想吃红烧羊肉。”

德信便替陛下觉得不值,他想,陛下是会挑美人,可惜,千挑万选出来的,也不过是个空长着绝美脸孔的木头罢了。


点开收获今日份的温馨


“桃花李花杏花,我心里想的是什么,你知不知道呀。”

CR.姐妹花的芽芽

 
评论(53)
热度(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