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山河如故 01

现代志怪,应该属于非常不正经满嘴跑火车那种。

目前主西皮应该是毕侃、长得俊和皇权富贵,因为剧情需要不会每章都谈恋爱,在特定单元会有别的西皮,我按出没情况打tag。

皇权富贵的戏份大概得等我文章写了大半才能看出来……

【狐狸、兔子、仙鹤孵鸭蛋,老虎、神棍保护世界和平的故事。】

很中二,dbq。虽然全篇充满吐槽充满ooc,但我是爱他们的。

《再读》暂时没有日常梗了(去骂猕猴桃),写篇童话换换脑子。

先发一章试试水,我还有一两个单元的梗没理完23333所以别追。


山河如故

文/芽芽


第一章 酒馆


毕警官抱臂打量眼前古色古香的建筑物。

三层木制小楼,二楼有围栏,雕花窗,飞檐,称不上玉宇琼楼,但也还算是整齐精巧。大门上方悬着一块牌匾,“鸿福酒馆”,无落款,字飘然,颇有一点仙风道骨的意思,他早前听说狐狸开酒馆,拉仙鹤合伙,仙鹤当年是周王太子伴读,随故人一道登仙,出身显贵,不仅善舞,字也是名不虚传的好。

再向下看,黄梨木门紧闭,门上悬一块不知是从哪个人间小商品市场淘来的小黑板,上面歪七歪八写几个字:“鸿福酒馆:凡人与狗不得入内,欢迎仙家道友打尖、住店。”狐狸的字确实是歪七歪八,毕警官皱着眉头想,但不是这一类歪七歪八,那这就出自狐狸的另一位合伙人兔子之手了。

 

狐狸是毕警官的旧友,大名叫李希侃,是大名在册的妖界警署重点观察对象。按照妖界警署的档案,狐狸为人诡谲,来历不明,攻于心计,行事深不可测。毕警官看到就笑了,他想档案处那只仓鼠一拍脑袋瞎写材料的毛病到今天也没改。

狐狸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凶兽,不过就是只本体才几寸大的白毛小狐狸罢了,贪杯、爱财、讨厌禽类,能有什么本事搅得翻天覆地?

所以狐狸和毕警官说,要和一只仙鹤一起开酒馆的时候,毕警官就乐了。

“这次怎么不怕鸟啦?”

“正廷不一样,正廷很好看,他可是贵族仙鹤。”狐狸抱着新酿的桃花酒迷迷瞪瞪,狐狸又喝多了,他隔好久才反应过来,“不是,我不怕鸟,我就是不喜欢鸟。”

狐狸希侃眼睛不大,但狭长,笑起来的时候有一丝乖觉,他说:“我为什么不喜欢鸟,不是都要怪你们妖怪办事处?”

 

毕警官修长的手轻扣在门环上,顿了一会儿,扣门进去。

上午九点,鸿福酒馆还没什么人,仙鹤站在收银台后面逗一只大白鹅,一小碟金华火腿,那只体型有些过于庞大的鹅伸长脖子想去够,却被正廷抱在怀里,只能眼巴巴一脸渴望。

毕雯珺想,最近妖怪办事处的破事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他看人看事都有些疯魔了,竟然能从一只鹅的眼神里看出渴望。

他和仙鹤打招呼:“早上好,正廷。”

朱正廷抬头看到他就笑了,摸摸手里大白鹅的脑袋,说:“希侃赖床呢。”他指指楼上,“正好,你去把他拖起来呗。”

大白鹅伸长脖子试图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一点点眼看着就要够到那盘火腿,被朱正廷一把又拖回来,“别吃了,你都胖了二十斤了,你再吃,希侃真的要把你炖了你信不信?”

鹅呜咽一声,仙鹤叹气,“我带你去找你妈,都是你妈把你惯的。你俩一起胖,愁死个人了。”

 

叫狐狸起床时天大的难事情,就算把化成少年形态的狐狸强行从床上拽起来,他迷糊着,找到一个能靠着的东西,照样还能睡着。

李希侃一点也不想起床,狐狸正梦到一群小鸡仔,大白鹅领着小鸡仔在草地里叽叽喳喳鹅鹅鹅的走,狐狸看的眼花缭乱,心都酥了。

他脑子里已经冒出了一百种烧法。

“今日菜单:小鸡炖蘑菇、炸鸡肉丸、童子鸡、鸡肉亲子饭……新鲜现杀小鸡仔嘿嘿嘿……”李希侃做着梦笑了起来,流口水。

毕警官拍拍狐狸的脸,李希侃掀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哦,老毕。”他叫了一声,见是熟人,就更加理直气壮地赖。毕雯珺驾着他两条胳膊把他拽起来,“起来了,希侃。”

“我不……好多小鸡仔。”狐狸还在做那个好梦。他的脑袋在毕雯珺的怀里蹭了一蹭,似乎觉得这样也挺不错,索性直接化成了本体。几寸大的小狐狸毛茸茸,两只耳朵耸拉着又睡过去。毕警官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抱着狐狸下楼。

 

仙鹤和兔子在一楼盯着大白鹅争执。

“它真的不能再吃了。”朱正廷说,“它再这样胖下去找不到对象的。”

“我们沉沉还是个孩子,你让它吃呗,它才两岁,找对象的事情不着急。”兔子摇摇头,心疼的摸鹅,

大白鹅很是知道见风使舵,一副有妈的孩子像个宝的样子,蹭兔子蹭的欢。

兔子大名尤长靖,是鸿福酒馆的掌勺,厨艺极佳,毕雯珺有职业病,一眼扫过兔子水蒙蒙的眼,亲和的笑,以及一看就是心宽体胖的形态,下结论,“良民”。

兔子爱吃、会吃也能吃,连养的鹅手脚都比别人要好几分,一只天鹅长得那么壮实真是世间少有,这两年毕雯珺一直在外面出公差,等回来以后才听说鸿福酒馆多了一只鹅,兔子当妈,狐狸和仙鹤争着当爸爸。

尤长靖看了一眼化成原型的狐狸:“我就知道,老毕来了也没用,能唤醒狐狸的只有钱和好酒。”他寻思着:“可惜今年的新酒还没有酿好,为狐狸开陈酒太可惜。”

“老毕,你把希侃随便扔个地儿让他睡呗。”朱正廷嗑着瓜子,“抱着多累啊。”

毕雯珺摇摇头,他还蛮喜欢抱着毛茸茸的狐狸的。他腾开一只手接兔子递过来的雨后龙井,也和他们一块儿打量这只鹅。

“都两年了,我们都没搞明白这鹅到底怎么回事。”

“所以这鹅到底是哪来的?”

 

鹅来的时候确切的说还不是鹅,而是一枚蛋,并且相比鹅蛋,这颗蛋长得更像一枚巨大的双黄鸭蛋。鸭蛋被人小心翼翼裹在绸布里,放在门口。

尤长靖早晨开店门,走路不看脚下,一脚就踩了上去。

照道理,若是寻常鸭蛋,兔子这种微胖界人士一脚踩上去早就碎的稀里哗啦,可这颗鸭蛋很了不起,它在台阶上连着裹身的绸布打了个滚,滚到草坪里对兔子晃脑袋。

尤长靖揉揉眼睛,他想昨晚上不应该听狐狸和仙鹤的话,通宵看琉球偶像剧,看得今早都出现了幻觉。

闭眼又睁眼,鸭蛋还在那儿。他凑近去戳戳鸭蛋,鸭蛋圆润光洁,像是害羞,不好意思地退了退。

兔子清醒了,吓得全身毛一哆嗦,开始呼朋唤友,“鸭蛋!朱正廷!李希侃!门口有颗鸭蛋!”

那就只能关门,把小黑板翻过来写“暂停营业”,一狐一兔一鹤,三个脑袋顶在一块儿潜心研究这颗蛋。

“这个蛋看上去不是普通的蛋。”朱正廷下结论。

狐狸因为一些往事很讨厌禽类,尤其是这种来历不明的蛋,他当即提议:“不如我们把它腌成咸鸭蛋吧,长得那么壮,肯定是个双黄蛋,既然不是普通蛋,肯定还有些功效,说不定可以延年益寿、增长修为。”

“可以吗?”尤长靖有一点心动,他趴在桌角眼巴巴望着这颗蛋,脑子里已经浮现出咸鸭蛋流油的画面。

“不可以。”朱正廷一把夺过蛋,“在把小鸭孵出来以前,你们谁也不许打他的主意。”

 

既然是颗蛋,既然朱正廷不允许吃,那就孵呗。李希侃提议:“正廷你也是鸟,你来孵。”

皇家仙鹤并不会孵蛋,只会一个眼刀过去暴揍狐狸。但好在仙鹤在妖界是出了名的年纪大、辈分高、交际广,仙鹤不会孵蛋,仙鹤的蛋自然有一大群不同品种的鸟主动请缨来孵。

可是奇了怪了,这蛋却怎么也不能孵化。

喜鹊摇摇头,杜鹃叹口气,鸡妈妈拍拍胸脯打包票说,自己是冠军妈妈,没有孵不出的蛋,可最后也还是灰溜溜把蛋送回来,说:“上仙,这颗蛋怕是颗假蛋。”

兔子说:“这不是假蛋,第一天我捡到他的时候他对我摇脑袋了。”

朱正廷说:“尤长靖你好残忍哦,你都知道它活着你还想把它腌成咸鸭蛋。”

尤长靖说:“那好吧,我捡的鸭蛋我自己孵。”

 

见过兔子孵蛋吗?上至仙界下至人间,博闻广识如仙鹤朱正廷,也觉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尤长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孵蛋。兔子只会化成原型抱着蛋睡觉,他和蛋小声说话,给蛋唱记忆里有些模糊了的儿歌:

“月亮尖尖

月亮弯弯

月亮上的神最漂亮

……

回来吧,凤凰

回来吧,小兔

月亮上有你的橘子树

……”  

鸭蛋缩在兔子雪白柔软的小肚皮底下,抖抖脑袋,很惬意舒服似的。

兔子唱歌很好听,嗓音空灵又通透,听起来真给人一点在月亮上的感觉。只是向来自诩见多识广的朱正廷从来没听过这首歌,他第一次听的时候感慨:“长靖你这是编的什么莫名其妙的歌词啊。”

兔子抱着蛋摇摇头,兔子说:“不是我编的,好多好多年前学的歌,我都有点记不清了。”

兔子原型有红通通的眼睛,水蒙蒙总像是在哭。一片水雾里他看到朦胧的少年抱着它唱这一支古老的歌谣。太久远了,连他自己都已经想不起时间、空间、他是谁。

 

兔子这种一听就很不科学的孵蛋法居然还真把鸭蛋给孵出来了。刚孵出来的时候是只丑小鸭,尤长靖被丑小鸭蹭醒,外貌协会的兔子喜欢好看的东西,看到这么丑的鸭气得都要哭了,指着他控诉:“我怎么会孵出这么丑的鸭!”

可是没办法,再反常规的鸭也认第一眼见到的人,尤长靖再嫌弃,鸭也在心里认定他是妈妈了。既然是儿子,就没有把儿子抛下去的道理,兔子想,“那就好好养它,养的白白胖胖!”

狐狸还是没有放弃吃鸭的想法,他想,孵出来也很好,小的可以做烤乳鸭,养肥一点可以炖老鸭煲,等鸭养肥一点,还可以给鸭打个红蝴蝶结,标榜“蓬莱名鸭”,请各路妖怪竞拍,卖一个好价钱,再买一群小鸡仔。

狐狸一想心里就觉得美滋滋,追着小鸭到处乱窜,吓得小鸭一看到狐狸就发抖。

仙鹤就比较积极,仙鹤安慰尤长靖:“我在人间听过一个故事,丑小鸭长大了会变成白天鹅的,我们好好养,他会变漂亮的。”

“好。”兔子眼泪汪汪,变着法子喂他,连带着自己脸颊上的肉也越来越多,鸭子就不负众望的长大了。

丑小鸭长大确实成了一只天鹅。只是这只天鹅太胖了,就长得有点不太像优雅的天鹅,尽管脖子是很长,但看起来还是又傻又呆,每天被狐狸逮着叫“胖头鹅”。

尤长靖请鸿福酒馆最见多识广的朱正廷给胖头鹅起名。

仙鹤沉思很久,提着毛笔刷刷刷写下几个大字。

以鹅能吃故,美其名曰“饭沉沉”。

 

饭沉沉是李希侃的克星。

小狐狸李希侃有一只宝贝泥兔子,说是小狐狸前主人凤凰的旧物,饭沉沉还是只小鸭子的时候,爱和仙鹤一起玩捉迷藏。仙鹤年纪大归大,长得年轻,心态也很年轻,尤大厨忙着掌勺的时候,朱正廷自告奋勇承担了饭沉沉的教育工作。

说是教育,鹤同鸭讲,能有什么效果,不如玩捉迷藏。

李希侃自认为东西都藏得很好,怎么也想不明白饭沉沉是如何钻进他的衣柜找到那个陈年的梧桐木漆盒又叼出那只泥兔子的。

朱正廷认识李希侃许多年,从来没见过这只兔子,是以胖鸭子把泥兔子叼出来时,他很是打量了一下。他问李希侃:“你觉不觉得,这只兔子有点像尤长靖?”

李希侃摇摇头:“尤长靖出生的时候,凤凰都已经魂飞魄散了。”他一把夺过兔子:“天下兔子都长一样。你别磕坏了,这是我的宝贝。”

他想,大概是巧合,所以换个地方藏好他的宝贝就可以了。可是胖鸭子一次又一次叼着泥兔子挥舞着两只翅膀摇摇晃晃地走向狐狸,狐狸是真实的绝望了。

“不就是个泥兔子吗?”朱正廷满不在乎,皇家仙鹤当年见惯了奇珍异宝,对物质上的东西都很不在意,“你和孩子计较什么?他喜欢泥兔子就让他玩,尤长靖还是真兔子呢,人家都没计较是不是。”

“不,不,这是凤凰的兔子。”狐狸摇摇头,他有一点委屈,“凤凰消失了,我只剩这只兔子了。”

 

“说到凤凰。”毕警官抱着打瞌睡的小狐狸看大白鹅,“最近妖界接连不断地有小妖失踪,我听到一些谣言,说是凤凰补天没补完,天下要大乱了。”

“你连这个都信?”尤长靖冷哼一声,“这年头妖界流行查案前先算一卦么?”

兔子讨厌这些没头没脑的预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信,就是最近这些破事儿,总有人失踪又找不到办法……”毕雯珺捂住脑袋不愿意再想,他千辛万苦考上妖界公务员,本来只想抱着小狐狸过安稳日子,哪想到最近的案件一件接一件,他连经常来鸿福酒馆喝雨后龙井的时间都不多了。

他一想到这些事情就难过,东北虎的故乡口音都冒了出来,“唉呀妈呀,脑瓜子疼。”


-TBC-

这篇怎么打tag啊,唉呀妈呀我也脑瓜子疼。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我终于开出来满意的长篇脑洞了(笑)


 
评论(37)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