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山河如故 02

现代志怪,满嘴跑火车。

【兔子、狐狸、仙鹤养鹅,神棍和老虎拯救世界的故事】

很中二,OOC,dbq。

01

不好意思,忍不住又搞了一章……

童话故事真好写啊,


第二章 神棍

毕警官没有开玩笑,妖界近来是真的不太平。小狐狸刚醒,他就接到电话,说是又有一只绵羊精失踪了,毕雯珺就摸狐狸的毛,拿最后一点好心情开玩笑:“不会又是你偷的吧?”

小狐狸气鼓鼓一下子变回原形:“你别冤枉人了!当年的事情,我还没有原谅你!”

 

狐狸和老毕认识在很多年前,那会儿老毕刚刚经历百年寒窗苦读,考上妖界公务员,拿到警员证。狐狸呢,在主人凤凰因为补天元气耗尽灰飞烟灭以后,揣着泥兔子下了南禺山,四处游荡,见义勇为。

其中一件,他顺手帮一群小蝌蚪找到了妈妈。

青蛙妈妈对狐狸感激涕零、无以为报,送了狐狸一篮子小鸡仔。

问题就出在这一篮子小鸡仔上。

狐狸以为这不过是一群寻常小鸡仔,眼巴巴望着它们,做开养殖场的美梦,他想,没了凤凰也很不错,他就要靠养小鸡仔发家致富了。

当年老凤凰就偏心,放着他这么一只活蹦乱跳毛色光鲜亮丽的可爱小狐狸不看,每天和一株莲花嘀嘀咕咕。最后老凤凰莫名其妙消失了,走之前宁可跟一株莲花说“等我”,也没有和狐狸说再见。

狐狸怀揣着泥兔子,边擦眼泪边满怀希望地看着这群小鸡仔,他想,没有凤凰就没有凤凰,他就要有养鸡场了,他以后可以每天换一种方法烧鸡吃,他一点也不伤心。

 

李希侃这种从出生到长大都在南禺山上的老妖怪跟不上时代,并不爱看新闻,哪里知道鸡妖的孩子丢了,满妖界都在通缉绑架犯。等狐狸明白这群小鸡仔和他知道的那群能吃能宰的小鸡仔不一样的时候,老毕已经带着逮捕令上门了。

“昭阳区的妖怪举报你拐卖小鸡妖。”那时候的老毕长得真帅呀,笔直修长,面孔秀气,穿着量身定制的警服器宇轩昂,盘靓条顺。最最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也不过如此。以至于李希侃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痴痴地看毕警官。

他一眼就看出他的本体是白虎,狐狸想,白虎好呀,他还是凤凰座下小狐狸的时候,就认识过一只看起来凶巴巴其实又温柔又善良的白老虎,他不大记得白虎的样子,但看见他就觉得亲近。他说:“嘿,小白虎,认识一下呀,我叫李希侃。”

老毕板着脸不为所动,面无表情一字一句地重复:“昭阳区的妖怪举报你,请跟我走一趟。”

李希侃就这样第一次走进妖怪事务所。

妖怪事务所是一栋高楼,主管着妖界大大小小的事情,警署占其中一层。以狐狸的本事,其实是可以干掉警署大大小小的警员然后逃出去的,但是狐狸想,初来乍到,凤凰教过他,为了融入社会,要学着低头,圆滑点,学会在什么时候哭什么时候笑,日子就能过得很好。

狐狸是凤凰的嫡传弟子,尽管他过去还在南禺山的时候,大大小小的仙家道友见了狐狸,没有不尊敬的,他还没吃过这样的哑巴亏。但他既然打算在妖界过一段安生日子,就不太想和妖怪事务所闹得太僵,故而浑身不自在地坐在凳子上辩解:“我真的没有偷小鸡仔,那是青蛙送我的鸡,我帮她找孩子,她送我小鸡仔,不信你去问她。”

“你都能一眼看出我是白虎,怎么看不出这群鸡是妖怪?”老毕摇摇头,不相信,“你赶紧认罪吧,我急着下班。”

“你这只白虎怎么不讲道理呢?”狐狸百口莫辩,急了,他也不明白以自己千年的修为怎么还不能识别一群刚出生的小妖怪,只能搬出自己的师门,“我可是凤凰的嫡传弟子,我从不做这种缺德的事情了。”

“凤凰都已经死了几千年了。”旁边的豹子警官凑过来说,“小狐狸,从业不精呀,要编你也编你是张所长的亲戚,比较管用。”张所长是妖怪事务所最高的官。

狐狸就更生气了,他虽然也很埋怨偏心的老凤凰,但见不得别人说凤凰不好,一说狐狸就跳脚,刷的一下亮出牙齿,一口就咬在了豹子警官的脖子上。

“你奶奶的腿!”狐狸骂脏话,“老子当年叱咤江湖的时候,你爷爷都还没出生,倒要你来教祖宗做人。”

这下倒好,拐卖的罪名没洗清,袭警的罪名又落实了。

到最后,尽管青蛙妈妈亲自赶来解释,说狐狸是恩公,那群小鸡仔是在坤音养殖场的买的,一点问题也没有,还拿出了购买发票和坤音养殖场场主灵超的手写证明。“您看看。”蛙妈妈指着手书和法官一个字一个字地读:

“法官大人:

蛙大婶于妖历8012年在坤音养殖场购买小鸡仔二十只,均为我本人亲自吓过的鸡,吃糖长大,活蹦乱跳,优秀鸡仔,不存在质量问题。

特此证明。

灵超。”

“恩公一定是被冤枉了。”

可是法官才不管狐狸被不被冤枉,狐狸也不赶巧,犯事儿的时候正好在年终,妖怪事务所有任务指标,这一年风平浪静、天下太平,啥坏事儿也没法上,上赶着一起绑架案,当然要好好珍惜,于是一审二审三审,翻来覆去地折腾狐狸,折腾到狐狸油光闪亮的毛都开始掉了。

凤凰过去最爱狐狸的毛,老凤凰很臭美,也教育弟子狐狸:“狐狸不好看,天诛地灭。”所以狐狸看到自己的宝贝毛发开始稀里哗啦出现监狱的床上时,彻底忍无可忍。

牢里的看守为了考到正式编制,每天大声背仙谱,每背到“昔有周灵王太子”的时候,狐狸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谁可以求助。

狐狸打电话给凤凰过去的好朋友王子异,王子异又找一起得道升仙的仙鹤。仙鹤朱正廷善于交际,从中斡旋,才把狐狸从牢里弄了出来。

可是脱发之仇,永难忘怀,狐狸和妖怪事务所的梁子,算是就此结下了。

 

少年走进鸿福酒馆时,李希侃正愤愤地拨算盘,想着就算他后来和老毕谈恋爱,他和妖怪事务所这笔账有机会也一定要算。

“有人在吗?”

狐狸从收银台探出脑袋,看到是漂亮的男孩子,语气都温柔了几分。他推一推眼镜,说:“不好意思啊,打烊了。”

少年指指手里刚刚揭下来的招聘启事,言简意赅:“应聘。”

狐狸眯着眼睛打量眼前少年,没有本体,凡人,狐狸脑袋甩成拨浪鼓:“我们不招凡人。”

“我不是凡人。”少年反驳,“我能窥探天机。”

“那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一群小鸡仔?”狐狸便考他。

“这……”少年愣了,“这不在我的业务范畴啊。我可以给人算姻缘运势……可我不会算小鸡仔啊……”

“小鸡仔就是我的运势。”狐狸义正言辞。

少年很快想到了新的辩解方式,指着招聘启事说:“上面没写不招凡人。”

李希侃接过招聘启事看了一眼。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他们却多了只胖头鹅要养,人手不够,昨晚上开会仓促决定招一个杂役。朱正廷匆忙写的招聘启事,刷刷刷列条款的时候,居然忘记了兔子的忌讳。

兔子精尤长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人和狗。

狐狸叹了口气,做生意最讲究契约精神,妖界法庭天底下第一麻烦,李希侃在他们手里栽过那一回,算是吓怕了。他伸手接过招聘启事:“行吧,你跟我来,不过招聘的事情,我说了不算。”

 

尤长靖正在给胖头鹅做晚饭,饭沉沉看着兔子手里的锅铲眼光发直。李希侃领着人进来,上手就抓鹅:“还吃,你再胖真的要把你炖掉。”

“诶你对我儿子温柔点。”尤长靖不乐意。

“他又把我的泥兔子给翻出来了。”李希侃抱怨,“布老虎他不喜欢,毛绒狐狸他也不喜欢……他就喜欢凤凰那只泥兔子。”

“那毕竟是我儿子嘛。”兔子对于胖头鹅还是十分喜爱的,他可能是现在全鸿福酒馆唯一不嫌饭沉沉胖的人了。“儿子认兔,你不能怪他。”

“对了,正廷的招聘启事写的不严谨。”李希侃说,“来了一个人,说是要应聘,我打发给仙鹤了,你要高兴就去看一眼,你要不乐意,我就让仙鹤随便编个理由把他给打发走。”

“长得还蛮好看的。”狐狸想兔子喜欢好看的东西,“虽然比不上我家老毕,但是你不看一眼,还有点可惜。”

欣赏帅哥,人人有责。这也是几千年前老不正经的凤凰教给狐狸的。

兔子说,行吧,他把炒饭盛出来,装进兔子形状的婴儿碗,端给饭沉沉。和狐狸一起凑在从厨房的窗前向外看。

应聘的少年的确好相貌,五官板正,坐立如松,眼眸有星河,说话时轻声细语,天上的星星却一颗颗掉下来了。尤长靖揉揉眼睛,想起一些旧事。

“他叫什么名字?”兔子问。

“林彦俊。”狐狸答。

“留下吧。”兔子说。

“你不是最讨厌凡人吗?”狐狸觉得奇怪。

“他好看。”

兔子是外貌协会这件事,一点不假。狐狸想,这有什么好责怪的呢,谁都喜欢好看的东西。看见漂亮的东西就双标,这是从凤凰一代就开始的老毛病。

 

新来的男孩什么都好,学东西很快,做事又不偷懒,唯一的毛病就是爱讲冷笑话和烂梗。林彦俊的烂梗是真的烂梗,狐狸早几千年前就听凤凰讲过。

老凤凰死不正经,自封是狐狸的师傅,不仅教狐狸法术,还试图教狐狸撩汉。但是老凤凰撩汉的本领并不高明,他只会教狐狸讲祖传的情话。

他问狐狸:“猪肉,羊肉,牛肉,你最喜欢哪块肉?”

狐狸不假思索,“我喜欢小鸡仔的肉。”

老凤凰说:“错,是你这块心头肉。”

狐狸被酸的要去拔老凤凰最宝贝的小莲花,老凤凰还恬不知耻地辩解,这是师承:“这是我从我师父月神那儿学会的,月神又是从天帝小儿子那儿学会的。”

“月神你见过没有?天帝的小儿子你见过没有?当年都是举世无双的人物。”凤凰摸摸狐狸脑袋,卖弄自己的见识,“唉,你就是生的太小,听到祖辈的传奇,还不懂珍惜。”

狐狸李希侃熬了几千年,终于从小狐狸熬成了老狐狸,现在也光明正大卖弄起了自己的见识,翘着二郎腿鄙视林彦俊:“你这点情话,早几万年前,天帝的小儿子就讲过了。你也太老土。”

林彦俊理直气壮的说:“你不懂,这是继承传统。”

 

鸿福酒馆诸人对林彦俊的烂梗不感冒,大白鹅却十分喜爱林彦俊的冷笑话,每次彦俊一讲,就兴奋地扇翅膀,鹅鹅鹅地笑。店里的客人笑话说:彦俊收了个鹅徒弟。

朱正廷自认为肩负着大白鹅的教育问题,他虽然此前只爱和饭沉沉玩捉迷藏,但自认为正用自身的高雅气质与审美情趣对胖头鹅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他认为,林彦俊正在带着他的鹅走在时代的下坡路。

仙鹤对此由衷地感到痛心,找鹅妈妈商量。

鹅妈妈尤长靖对于胖头鹅学习烂梗这件事情居然态度欣慰:“正常的小天鹅一岁应该化形了。我之前哦,看沉沉两岁了都还一直不化形,担心它就是只普通鹅,但是现在看起来,我们沉沉还是有灵性的。”

“有灵性怎样?”朱正廷痛心疾首,“就算是天鹅精,多半也是个傻子。”他掰着手指头数饭沉沉的毛病:“好吃、懒做、爱玩、审美情趣很低,关键是还胖。”

“唉,我们当年就应该听狐狸的,把他腌成咸鸭蛋。”

旁边的狐狸听到了,扬声说:“现在也不迟,胖头鹅煲的作料是现成的,今晚咱们就宰鹅。”

兔子床上的胖鹅竖起耳朵听到他们的对话,吓得扑腾着翅膀去找林彦俊。

狐狸自诩是天底下最爱兔子的人,自作聪明把林彦俊安排在尤长靖的房间隔壁,是以胖头鹅虽然腿短,还是连飞带跳几步就到了林彦俊房间门口,拼命拍门求救。少年开门,低头看见鹅,眼眸里的困惑一闪而过。半晌少年笑了。

“他们商量要宰你是不是?”

少年把鹅抱起来,对着鹅说悄悄话,“当一只普通鹅是很快乐。”

“兔子的被窝很温暖,但是你已经是个大孩子了,你应该自己睡了。”

胖头鹅歪着脑袋,他想起兔子、仙鹤和狐狸捂着脑袋发愁,先担心他是个假蛋,后来又担心他是只真鹅,他又想起还在蛋里的时候,兔子温暖的小肚皮。

兔子对着他轻声唱:

“小兔子乖乖,

小凤凰啾啾,

孩子孩子你快长大……”

“兔子很担心你。”林彦俊经过这几天的观察,知道兔子每天都在愁什么事情。正廷还期待要只聪明的小妖怪,兔子是真的慈母心,一心只想确认自己的天鹅到底出没出问题。

胖头鹅一脸凝重地朝彦俊点点头。

 

兔子和狐狸聊完炖鹅的事,回头不见了饭沉沉,慌里慌张去找。

他找到林彦俊的房间,推门却见彦俊之外的少年。少年身材颀长,目色流星,面无表情时有说不清的清贵,看见他却咧开嘴笑得一脸傻气。

他瓮声瓮气地喊兔子:“妈妈。”

兔子一惊,要叫狐狸和仙鹤一起来看,少年却从床上一跃而下,伸出手指抵在唇上:“秘密。”

兔子再睁眼看时,哪有什么如玉少年,有的还只是彦俊怀里一只胖天鹅。


“你刚刚看见了吗?”兔子问。

“看见什么?”彦俊一脸疑惑,“我就看见你在门口发呆。”


-TBC-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这不是我正常的写文速度。

这次真的不会搞了!!!!


 
评论(28)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