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CP】山河如故03

现代志怪,其实是个童话故事

【兔子、狐狸、仙鹤养鹅,神棍、老虎拯救世界的故事】

很中二,OOCdbq

毕侃和橘柚一如既往地戏份多,权贵一如既往悄悄存在着让我都不好意思打tag,上线了一丁点星轨……不黑化任何idol,放心。

01 02

芽芽的套路你们随便猜,猜到了……也没用


第三章 天机

胖头鹅胖归胖,化形之后居然是清俊少年。尤长靖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叫胖头鹅“饭沉沉”了,逼着仙鹤改名字,仙鹤问缘故,兔子又摇摇头不愿意说了。兔子想,既然天鹅叫他保密,就总有天鹅的理由,他只要确认他的儿子是正常的健康的就好了。

“总之,我儿子不是普通天鹅。”兔子宣布。

朱正廷托腮想了想,转头去问鹅:“你是不是和你妈说什么了?”

鹅一脸慌张,拼命摇头。正廷伸手指在鹅的大头上轻轻弹了弹:“你一定说了。”

“既然不是普通天鹅,那你该不会是传说中的神鸟鸿鹄吧?”仙鹤开胖头鹅的玩笑,胖头鹅继续摇头,正廷笑:“算了,我看你也不像。”

 

仙鹤见识过真正的神鸟。神鸟凤凰有七色翎羽,听得周王太子吹笙作凤凰鸣,迢迢相和,鸣声清越,百鸟朝凤。仙鹤是贵气的鸟,生来即有惊鸿姿态,自诩有阳春白雪之美,高傲又冷清,却也不得不在凤凰面前低头——可他甚至还从不曾好好打量凤凰。

他同周王太子交好,王子异又同凤凰交好,可仙鹤却一直抗拒同凤凰结识,大概是天性总让他想向神鸟臣服,而仙鹤那时候又傲气到连佛祖邀约都敢拒绝。

少年意气。

很多年后的仙鹤秉性已然变得柔和且玲珑,凤凰神鸟却早已成为了世间的传说。当朱正廷把凤凰的嫡传弟子李希侃从牢里捞出来后,他俩在仙鹤的老巢待过一段日子。那会儿狐狸还念旧,三天两头讲老凤凰老凤凰,惊异正廷居然会怕见凤凰。

“你居然会怕他!”狐狸指着他笑得东倒西歪,开始出卖老凤凰,“你知不知道凤凰为什么从来不告诉别人他的大名?”

狐狸说:“凤凰的大名叫西西,那是月神给他起的。月神他老人家估计也没想到往后凤凰会威风凛凛,才给凤凰起这么个傻名字。凤凰又念旧,到最后也不愿意改。”

“凤凰偏心,所以他给他那株宝贝莲花起名叫佳佳。”狐狸撇嘴,“我小时候不爱说话,凤凰就给我起名叫希侃,说是希望我能讲一点,然后能够行骗四方——可是我知道嘛,他就是希望我早点出师,他才能和他那株宝贝莲花一起在南禺山过神仙日子,他到头来舍不得的宝贝只有他的佳佳。”

“是该要给你起个好名字。”正廷想,“以后你长大了,在各处行走,才不丢脸。”

他凝眉工整地写下几个字,摊开给鹅看:“以后你就改叫这个吧。”

——范丞丞。

 

尤长靖对于范丞丞化形那晚上林彦俊的举动始终耿耿于怀。“你真的什么都没看见吗?”兔子边擀面边问旁边帮工的少年。他形态虽然娇小,但力气却很大,一张面皮轻轻松松掀起来在空中转了半个圈。兔子亮出了手里的刀,“老实交代,你说!”

少年犹豫了一下,低声说:“其实看见了一点点,我和鹅说话的时候,看到了小男孩……但是我看东西,不总是很灵验。”

“我最近总是在做梦。”彦俊说,“我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到天上没有月亮、没有太阳,星星乱了序,小兔子跳池塘。”

“果然……”尤长靖叹了一口气,手捂着脑袋露出头疼的表情。

“你知道吗,我平生最烦的就是乌七八糟的预言,我讨厌人,也讨厌狗,我本来连鸿福酒馆的门都不会让你进。”

“仙鹤和狐狸不止一次问我,为什么非要破戒留下你。”他抬起头,兔子眼睛水色潋滟,水光波动,他又想起了一些不太愿意回想的事情,“你真的长得很像我的旧相识,他也号称能窥探天机。”

“可他结局很不好。”兔子说:“神棍都没什么好结局,不值得。”

“你忘记这些梦好不好?”他小声和彦俊商量,“等秋天橘子熟了,我给你做橘子酒,我很会做橘子酒,喝一杯会快乐,两杯忘忧愁,到第三杯,你就知道还是安安生生过日子最好,人间诸事都不值得挂怀。”

 

林彦俊没说答不答应尤长靖,鸿福酒馆倒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来人同狐狸还有一些渊源。狐狸一见到他,就十分欣喜,脱口而出喊:“琳琳啊。”搂着对方的脖子逼对方喊爸爸。

说来也简单,狐狸当年见义勇为,帮一群小蝌蚪找到了蛙妈妈,蛙妈妈感激狐狸,就让狐狸当了这群蝌蚪的干爸爸。狐狸喜欢漂亮的东西,当年小蝌蚪里最爱的就是这只“琳琳”,他给琳琳扎小辫,盼望着琳琳长大会变成漂亮姑娘——可是等琳琳长大以后,却分化成了雄性大嘴蛙。

“唉。”狐狸想想琳琳,又想想胖头鹅,狐狸说:“我可能命里不好,但我真想有个漂亮的小姑娘。”

“老毕漂亮。”朱正廷安慰李希侃,毕雯珺这样的白毛老虎看上去又凶又乖,目光晴柔,五官却锋利,确实是人间不多得的极品,他这一说,狐狸就更委屈了,“老毕最近忙的人影都没了,长得再漂亮,见不到有什么用?”

 

大嘴蛙王琳凯此行是来求助的,说是他的好朋友萝卜精朱星杰被抓了起来,被起诉杀妖罪。狐狸护短,和妖怪事务所旧怨未消,又添一笔新仇,这个忙不可能不帮。

王琳凯此前已经去妖怪事务所三番五次申辩过了,妖怪警署的豹子第一次脾气还算好,给他看哈士奇留在案发现场的气息印记,第二第三次,对方的态度就变了,到最后,直接变成了闭门羹。

“岂有此理,欺人太甚!欺负人欺负到你狐狸爷爷头上。”李希侃从凳子上跳下来,“抄家伙,今天我不把那破地方掀翻我不姓李。”

“慢着。”

“等老毕过来,我们问问他。”仙鹤博闻广识,思路清晰,不比狐狸气鼓鼓昏了头脑,他一手拦着狐狸往门外冲,一手又指挥林彦俊去拦要跟着狐狸往外冲的王琳凯。“你们都冷静一点。”

他问王琳凯,“你先想想,你那个萝卜朋友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

 

毕雯珺一来,很快讲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萝卜精是被牵扯进了绵羊精失踪案。绵羊精是妖界新闻界的前辈,许多著名的事件都曾经他之手报道。半个月前,绵羊精失踪,不久被发现横尸荒野,绵羊精生前是大腹便便宽厚老人形态,死后却被薅掉了一身羊毛,变成干瘪的羊尸,死相颇惨。

绵羊在新闻界地位弥足轻重,它一出事,整个妖界都随之震动,舆论给警署施压,要求尽快捉拿凶手归案。警方迅速地锁定了曾在案发不远处出现过的朱星杰。

“他们在绵羊精家里发现了争执痕迹。案发现场有萝卜的气息。”毕警官回忆,“据说绵羊和萝卜是师徒,报社却只有一个主编的位置,争得很厉害。”

大嘴蛙一拍桌子站起来,“我拿我人格担保,朱星杰不是一个会因为名利杀人的人。”

朱正廷控场,生怕狐狸也跟着炸:“你先冷静一点。”

王琳凯有一点摸不清楚仙鹤的脾气,寄人篱下,放小声音说:“我知道他的,他要的东西不是这些。”

“你第二次去妖界警署的时候,他们态度就变了?”毕警官皱着眉思索,狐狸呛声,“你们办事不一直是这样的么?”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觉得有点蹊跷。”毕警官又开始揉老虎脑袋,“烦。”

老毕从狐狸当年那件事情开始,在警署的地位就已经比较边缘化,是而才什么偏远的公差都派给他去出,但他知道,最近几起妖怪失踪案其实是相似的,尽管发现地点不同,但死者一律都是干瘪的本体,面容扭曲。

他隔了一会儿,才一脸沉重地给王琳凯打预警:“我没有直接负责这个案件,但是按照我听说的情况,其他几位妖怪死者附近,也都发现有萝卜的行踪。”

“你要做好准备,可能他的麻烦比我们想象中都要大得多。”

“神棍。”狐狸想起林彦俊号称能窥探天机,“你要不给琳琳算一卦。”

“……凶多吉少。”

大嘴蛙又要跳脚,狐狸忙去按住他,“你别听他的,他算卦不准,他还说我永远没有小鸡仔呢。”他拉着王琳凯的手,认认真真地说,“会好的,你相信我。”

林彦俊张了张嘴,最终把后半句“狐狸也要当心”给咽了下去。

 

尤长靖在厨房一脸冷漠地煮面,旁边坐着胖头鹅。

仙鹤认为这样的话题对范丞丞的成长没有好处,把小孩子也赶进了厨房,尤长靖就对着胖头鹅愤愤地抱怨,“我讨厌人,但是妖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从前的妖都是好好修炼,努力提高自身的修为,不像现在的妖,也学人一样,叽叽喳喳瞎嚷嚷,凭空折腾出多少事情,自身的本事呢是一点没有了。”

“你是只好鹅。”他摸摸胖头鹅的脑袋,“你将来不能学他们。”

面煮好了,兔子撒一把小葱,一把碎花生米,浇滚油。他端着一碗面走出去,外头的人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商量着该如何帮大嘴蛙伸冤。

兔子对这样的事情都不感兴趣,只是冷着脸把一碗阳春面放在王琳凯面前,“你先吃点东西,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身体坏了最不值得。”

他掉回头看了一眼八仙桌旁边围着的诸人,拍了拍手里的灰,“面在厨房,自己去端,事情回头再聊,先吃饭。”

 

狐狸最娇气,嫌面碗烫,毕警官自主自觉给他端面。

狐狸亦步亦趋跟在老毕身后,他这会儿看不见王琳凯,倒是稍微冷静了一点,想起来别的事情:“老毕,这次的事情,我肯定是要查的,但是你……”

老毕说:“那我们就一块儿查。”

“可是可是当年……”狐狸想起来:当年老毕意识到抓错狐狸后,就曾经主动写文件帮狐狸伸冤,可警署的上层觉得这个小职员也太板直、不理解一些必要的变通,往后便留了一份心,存心磨他的脾气,核心案件对他留一手。

这些年老毕干的事情一直都是吃力不讨好,要么去最远的地方出公差,去做妖怪人口普查,或者调解社区纠纷,要么就是留在警署整理案宗,很少有机会直接参与到这种大案里。

李希侃说,“我怕你卷进来,以后在那个破地方更难过。”

他第无数次又跟老毕提议,“要不你辞职吧,我可以养你的。”狐狸板着指头数他当年跟着老凤凰混的时候积攒下来的宝贝,说自己有的是钱。

毕警官伸手摸摸狐狸的头,“没关系,我们先查查看。”

 

鸿福酒馆又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

毕警官是公务员,第二天还要按时上班。狐狸拉着王琳凯去案发现场,派很不情愿的兔子和比较积极的仙鹤和神棍带着鹅去萝卜的老家看看。

尤长靖泼冷水:“妖怪事务所肯定都已经先去过了,我们再去,什么都看不到的。”朱正廷拽着他:“我们就当是带丞丞春游,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李希侃和朱正廷在妖界混迹久了,都快忘记自己当年做神仙的日子,也学着这些小妖怪上下扑腾。尤长靖叹了一口气,兔子精资历比仙鹤和狐狸小得多,都忍不住又要感慨一句:“世道是真的变了。”


-TBC-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我怎么又搞了???

这不是我!!!!!


 
评论(31)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