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福不浅】失业青年的二三事(08)

08

  昨晚一定都是梦。

 

  Jeffrey从床上醒来时,觉得时间线都错乱了般,不知春夏或秋冬。他在被窝里愣了大概有半分钟后,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衣服,满身的酒味儿。

 

  下床拉开窗帘,过分的光亮像利剑直穿进屋内,刺进眼里。头像带了紧箍咒一样痛,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回想昨晚的事情:他只记得自己表白后,林彦俊并没有回应他。觉得尴尬的他便起身去拿了酒出来说一起喝。结果不仅自己喝到停不下来,还不断给林彦俊续杯,而林彦俊居然真的就一声不吭地喝了一杯又一杯。

 

  说了什么也都死活想不起来,断片之后发生了什么也都不记得了。他唯一记得一句,大概是林彦俊说:“那首歌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回答太过于符合他的心意,让他一时间怀疑这是做梦还是现实。Jeffrey为了求证真实性,连洗漱都没来得及就跑到林彦俊房间门口敲门。

 

  “有事?”

 

  从走廊的尽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他一扭头发现林彦俊刚从浴室出来,正拿挂脖子上的毛巾擦湿漉漉的头发。对上视线的刹那Jeffrey有些不好意思,但林彦俊则没事人似的走过去,从Jeffrey面前越过半个身子打开自己房门:“进去聊?”

 

  Jeffrey皱了皱眉,看了眼干净整洁的房间,提醒自己不要多想:“外面也可以聊。”

 

  “害怕?”林彦俊拉上门,嘴角忍不住泛着笑意,“我是会吃人是不是?”边说着边往厨房走。Jeffrey本来想解释,但是林彦俊早起这件事似乎更让人在意:“你怎么起这么早?”他似乎问了不该问的,林彦俊沉默半晌,牛奶差点倒出杯子——

 

  “醒了就起了。”

 

  “我也是。”Jeffrey脑袋还不甚清醒,便不假思索地接受了他的说法。接着趿拉着拖鞋趴在开放式厨房的橱柜前,盯着林彦俊洗杯子:“昨晚喝得有点多,头有点痛。”林彦俊洗完转过身,看见Jeffrey被吓一跳,瞪大的双眼复又恢复平静:“那我泡点茶给你喝。”

 

  Jeffrey乖乖地点了头之后,又想起来:“哦对了。昨晚我说的话……”


  “哐当——”

 

  林彦俊手里的勺子掉在了水槽里,他赶紧捡起来,但为时已晚——他以为自己好不容易隐藏的思绪暴露了,谁知Jeffrey的注意力很快又被转移了:“你是不是还没睡醒啊?再去睡……”

 

  “没,不用。”林彦俊觉得脑瓜子一阵发疼,他发现自己装得那么辛苦完全就是徒劳的事情,Jeffrey这人的思维根本没在正常的频道,“昨晚怎么了?”他强行拉回对方的话题,实际上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他难道不正想避开这个尴尬的话题吗?

 

  可能真是喝多了不清醒吧。林彦俊在心里叹口气。

 

  “昨晚你说过你会考虑唱那首歌,是真的吗?”Jeffrey立刻来了精神,像个看见喜爱的玩具的小孩子,两眼放光。林彦俊是没想到他会说这个,原本准备的台词一句没说,当下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说过吗?他说过吧。林彦俊不敢说自己可能是喝多了胡说的,只能硬着头皮“嗯”了一声。Jeffrey绕过橱柜走到他身边,哼着小曲儿打开冰箱,拿出鸡蛋准备煮:“你能考虑真的太好了。”

 

  重点是这个吗?林彦俊摇摇头,盯着饮水机跳到保温的黄灯:“你茶好了哦。”水正接着,Jeffrey又语出惊人:“林彦俊,我说‘喜欢你’的话你不要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差点出事故。林彦俊后怕地端过茶杯,刚刚手一抖差点把杯子砸脚上:“当然了,那不然咧。”他这话说得有些勉强,故作镇定掩饰自己都不清楚的失落。Jeffrey接过茶道了谢,喝了一口摩挲着茶杯,缓缓开口:

 

  “也不是那个意思。”

 

  Jeffrey有些苦恼。他其实想说“我喜欢你”不是朋友的那种,但表达的时候过于紧张导致恰巧成了相反的意思。林彦俊看起来毫无波动的模样,让Jeffrey也有些难受:“我先去洗脸。”

 

  等Jeffrey进了浴室,林彦俊才长舒一口气。他背靠在冰箱上,回想起昨晚Jeffrey醉后毫无理智扑上来的吻,一抓头发:“老天爷,我要疯了。”你怎么能质问一个喝醉酒的人?又怎么能期待一个断片的人给你解释?

 

  他现在手背擦过嘴巴的时候都有些慌乱。所谓酒后乱性,林彦俊算是见识到了。


-TBC-

CR.纯子


09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我能在10章以内完成这篇(不太可能的样子,那就慢慢写吧orz


 
评论(1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