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危险薛定谔

紧赶慢赶终于是在六一节完成了。

最近俊佳过年。

答应的小甜饼准时奉上。

不甜不要钱。

BGM:Strawberries&Cigarettes

文/纯子


01

  林彦俊心想下次该把“未成年禁止入内”的牌子刷上荧光贴在门上,旁边安一盏灯一直给它照着——不然总会有黄明昊这样不知死活的小孩兜着好奇心往这里钻。

 

  “失陪一下。”他放下高脚杯,在一群男人失落的目光中起身,“我去抓只猫。”

 

  酒吧的音乐听起来总是声嘶力竭,跟来这里寻欢作乐的人一样,都要把什么掏空似的。艳丽的灯光把不大的空间染成了昏暗的红色,妖娆诡异,暧昧不明。每个人都放缓了动作,眼神胶着,醉生梦死着。不打破这混乱的和谐是安然于此的潜规则。

 

  但黄明昊显然成为了规矩的破坏者。他从一踏进这里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了:一脸稚气,莽莽撞撞。现在正被上前邀请他喝酒的男人死缠着不放。

 

  “不好意思,”林彦俊一把揽过黄明昊的肩膀,嘴角一侧微微扬起,“我表弟还没成年,过几年再说吧。”接着不由分说地把黄明昊带离了这里。黄明昊扭头看向这个人:轮廓分明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谁是他表弟?黄明昊甩开了他的手,两个人在电梯口面对面,沉默以对:一个半眯着眼,本来柔和的表情瞬间冷却下来;一个全身紧绷,神色戒备。

 

  “所以你这小孩混进这里来是要干嘛?”林彦俊开口。

 

  “要你管。”黄明昊是一点儿不认识他,说着就快步进了电梯,狠劲儿摁下一层。电梯门只剩下一条缝的时候,林彦俊又给摁开:“我送你。这边比较乱。”

 

  从八层到一层,黄明昊一直站在角落里不遗余力地盯着林彦俊。林彦俊哭笑不得,稍微一动作对方就显得更警惕。这不由得让他起了坏心:“第一次来gay bar?”说完,莞尔,走出电梯。

 

  上了出租车,黄明昊表情复杂地看向车窗外的林彦俊。男人俊朗的面容被昏暗艳丽的光染上一层朦胧,是太过浓重的夜色铺开的一幅画。他不太和男人对视,在车快要开走的时候才摇下车窗:“谢谢你,还有……”

 

  “我不是……”黄明昊张嘴,但车子已经开出去了,“我不是gay。”

 

02

  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范丞丞那个蠢货发消息时脑子没用上,把“Even”给打成了“Evan”。以至于本来该去唱k的黄明昊误入了酒吧。

 

  事后范丞丞捧腹大笑:“你看你这不也没缺胳膊少腿就回来了吗。”黄明昊看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严重怀疑他是故意的。但想了想范丞丞惨不忍睹的英语卷子,他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分了:为什么要把他想得那么聪明。

 

  “诶,你说gay bar里面全部都是gay吗?”

 

  “不然去那儿干嘛,都像你一样走错地儿吗?”说完范丞丞直接笑趴下了。

 

  滚。黄明昊恶狠狠地吐出一个字。

 

  日后几天黄明昊总是不经意想起那个男人。好看的皮囊,在各色人群里游刃有余的姿态,以及富有磁性又熟悉的台湾腔。而这个熟悉的台湾腔,在黄明昊陪母亲去拔第四颗智齿的时候再次听到了。

 

  声源是一个带着口罩拿着麻醉针逼近他母亲的男人。这个男人是母亲的主治牙医,叫什么不清楚,反正姓林。

 

  心情突然复杂。黄明昊这下连手机都玩儿不下去了,想方设法地去辨认林医生的脸。

 

  拔牙的时间不长不短,伴随着小锤敲敲凿凿的声音却让黄明昊胆战心惊。完了后,林医生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看向黄明昊。黄明昊警惕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真要命。

 

  “每次小孩都有陪着来,”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扫视着黄明昊,“上高一了吧?”

 

  黄明昊脸色逐渐寡淡,在母亲眼神的威逼下才勉强点头。

 

  离开诊室的时候林医生仍旧戴着口罩。母亲说她也没见着过他长什么样,全名是林彦俊,很年轻,才二十几岁。黄明昊很后悔之前每次来都只顾着玩儿手机。他现在真的好奇死了——这个名叫林彦俊的男人。

 

03

  “听说你之前带了个小男孩回家?”

 

  “没,只是把他请出去了,不想惹事罢了。”林彦俊看眼正在点烟的女人,眉头微蹙,“你不是戒烟了吗?”他抓住女人的手腕,视线落在她宛如月弯的眼线上。女人不屑地看他一眼,没有留恋地甩开了他的手。

 

  “诶,小心哦,”女人咧开红唇,“名花有主。”说罢便踩着高跟潇洒地扭头进了“Evan”。林彦俊收回空落落的手,盯着下过雨后还有些潮湿的地面。或许是生出些愠气,所以在他抬头看到黄明昊的时候,觉得脑仁儿有点疼。

 

  怎么又来了。林彦俊没好气地问。

 

  我路过而已。黄明昊一脸无辜。不过是他想看的电影太小众了,方圆十里只有这附近才有影院排片。解释一通后,黄明昊想自己干嘛要浪费口舌告诉他原因。林彦俊听了沉默一阵:“好看吗?”

 

  “听说不错。”

 

  黄明昊不太懂,林彦俊为什么非要跟他买挨着的座位。明明这么大一个厅就没几个人。或许他只是想找个人陪他一起解决送的一大桶爆米花和两杯可乐吧。

 

  “你们小孩不都喜欢这些吗?”

 

  “我只是未成年,我不是小孩,谢谢。”

 

  话虽这么说,旦一有东西在手里就会不自觉吃个不停。不过林彦俊看电影出奇地安静,几乎连咀嚼喝水都没声音。黄明昊倒是很满意这点,毕竟他喜欢一个人安静地欣赏电影。电影散场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一点,林彦俊提议送他回家。

 

  “我真不是gay。”黄明昊下意识地说出这句话。林彦俊差点笑断气:“我对小孩没兴趣,你安心。”

 

  “我不是小孩!”黄明昊激动地辩驳道。

 

  “你在暗示我什么吗?”林彦俊开玩笑没有半点怠慢。

 

  黄明昊险些气绝,断然否决后问林彦俊:“你是叫林彦俊吗?”林彦俊睨他一眼,歪嘴笑道说:“不先自我介绍?”男人的眼里闪过一丝调侃,黄明昊有种被愚弄的感觉,但还是敌不过自己的求知欲:“Justin黄明昊。”

 

  这年头小孩儿都这么洋气的吗?林彦俊伸出手:“Evan林彦俊。”

 

  黄明昊握住他手的同时,突然反应过来:“你是酒吧老板?”居然真有人会自恋到用自己的名字开店的,而且这个男人白天还一本正经、人模人样地给人看牙。他又想到什么,立马松开了手。

  

  看到他避讳的眼神,林彦俊已猜透七八分。不过也没多做解释,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未成年的话就不要在外面晃到这么晚了,赶快回去吧。”黄明昊迅速钻进车里,却在车开走后感觉心里有一点点空。

 

  可能是远离了危险一下放松了吧。他这样想道。

 

04

  班上某个刚开始箍牙的女生说起起某齿科帅气的牙医时,黄明昊打了个激灵。离上次偶遇林彦俊已经有一周了,没想到还活在他的阴影之下。但他一边绝望一边还是把女生的八卦听了个仔细,什么人又高又帅又温柔,说话儒雅,书生气质,干干净净,一看就跟那些成天在外鬼混的男人不一样,是个居家型。

 

  放屁。哪个标签都不该贴给他。要说高和帅,有他高有他帅吗?

 

    他有女朋友了吗?他是个gay。

 

    你觉得他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他是个gay。

 

    天哪好想有个这样的男朋友!他是个gay。

 

  醒醒吧女孩儿们。黄明昊就差喊出来了。他真是不忍心看这群蠢女孩儿陷入林彦俊那个斯文败类营造的假象里面不可自拔。一旁的范丞丞看着黄明昊痛心疾首的表情,打趣道:“要不你就牺牲一下自己,解救大家好了。”

 

  黄明昊抬手就是一个笔袋过去:“托你洪福,我现在晚上隔三差五都能梦见他。”

 

  范丞丞接住笔袋,一脸震惊:“完了呀黄明昊,你这是被下蛊了呀。”末了又补充一句“最道是相思教人苦啊”。

 

  “我祝福你下次英语测验离及格只差一个‘Evan’。”

 

  有毒。当天的随堂考,范丞丞只得了59分。老师在作文的“Evan”处打了一把叉。黄明昊总算是一泄心头之恨,狠狠嘲笑了范丞丞一番。不过笑完后,他拿着自己93分的卷子扇风,望着天花板思索:“其实我上次看到他跟一个女的在一起。”

 

  好像不怎么愉快。好像他眼里有很深刻的留恋。

 

  但黄明昊权当做没看见,本想围观完就跑路,结果被林彦俊逮个正着,然后还强行一起看了个电影。黄明昊想着想着竟把整个过程回忆了个遍,醒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范丞丞正挑眉看着自己:“你这乌鸦嘴,想什么呢,想林医生呢?”

 

  如果不是上课铃打响了,黄明昊可能会给范丞丞一拳。这人说话真的太欠揍了。

 

  但隔天星期六黄明昊就鬼使神差地又买了Evan附近那家影院的电影票。他打着“必经之路”的旗号在Evan外面溜达了一圈也没见着林彦俊。正要走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从门口出来。黄明昊立马回身,假装刚好经过。

 

  但林彦俊似乎没看到他。黄明昊挠挠头,故作惊讶地走过去:“哟,又看到你了。”可是一走近,他发现林彦俊嘴角在流血。

 

05

  看这伤势,林彦俊该是个行动派。

 

  黄明昊的电影已经开映了,但他此刻却去不远的便利店买了酒精和棉棒给林彦俊的伤口消毒:“让我猜一下,你前女友跟她现男友出现,然后你们起了争执,不仅动口还动手了,所以现在你出来了。”

 

  本想用“落荒而逃”这个词,但黄明昊不忍再给林彦俊雪上加霜,况且男人都是好面子的。他完全能够理解。

 

  然而本着开玩笑的心情,却没想到真成了“编剧”。黄明昊一时无语哽塞,手上力度没控制好,林彦俊疼得倒抽一口凉气。

 

  两个人蹲在路灯下,昏暗的灯光照得人有些困倦。

 

  “喂,你还好吗?”黄明昊问。

 

  林彦俊抬眼,明亮的双眼里泛着若隐若现的液体。黄明昊瞬间想起了自家的爱猫tin宝。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林彦俊苦笑道。

 

  “也不能这么说吧,”黄明昊是个理论派,“说句实话,你现在这样看着确实不好。因为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林彦俊。”

 

  林彦俊认真地凝视他三秒后,抬手一撸他的头顶:“我们才认识多久,这么烂俗的台词,现在小孩都这么中二是不是。”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管。”林彦俊虽是一脸严肃,语调却不经意上扬。黄明昊放下酒精和棉棒,站起来从裤兜掏出电影票:“看电影去?”

 

  林彦俊仰头看他,看了会儿站起来:“下次别来了。我送你回家。”

 

  “可是你满身酒味。”

 

06

  “所以他到底是gay不是啊……”黄明昊偷偷在母亲的床头柜找到了林彦俊的名片,扫了二维码后对着验证消息自言自语。

 

  他想自己或许被林彦俊下了驱逐令,如果擅自打扰可能会被讨厌。仰躺在床上的黄明昊翻个身,反复地输入删除“我是黄明昊”这几个字。

 

  可是他为什么怕被讨厌呢?黄明昊又翻回来,举在半空的手有些发酸,“啪嗒”一声手机便砸在了脸上。

 

  验证消息发出去了。

 

  黄明昊惊坐起。是眉毛、眼睛还是鼻子动的手?

 

  怎么办?

 

  要不把手机丢了吧。

 

  还没容他想个明白,林彦俊就通过了他的验证——“XX齿科林彦俊”。黄明昊愣了半晌才手抖地发了一个笑脸过去,许久没有回复,真的非常不OK。直到他发现林彦俊的朋友圈全是广告时,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工作号。手机那头是谁都还不清楚。

 

  有些泄气的时候,微信有了动静。林彦俊发给他了某电影的推送——是黄明昊上次因为他没看成的那一部。

 

    [同事送了两张票,看吗?]

 

    [找我看?]

 

    [我可以找别人。]

 

    [你等等等等……]

  

    [这里没有停车位。]

 

  啥?黄明昊反应了几秒后,开了语音把手机扔到一边,开始换衣服:“你你你你在哪里?”林彦俊若无其事地说在他家附近找停车位,实则已经绕了三圈躲交警了。黄明昊一边回复马上下楼,一边手忙脚乱地整理鸡窝似的头发。

 

  跟母亲匆忙打了声招呼就出去了,黄明昊下楼的时候心想林彦俊怎么知道他家地址的:“啊,一定是之前坐出租的时候被听到了。”他有些小激动地跑到小区门口,一辆路虎恰好停下。

 

  黄明昊差点跑断腿,气喘吁吁地上了车。林彦俊戴着黑色细框眼镜,头发没有特别造型,顺服地贴在脑袋上,衣服也很随意,宽松白T加浅蓝色牛仔裤。这跟在Evan看到的酒红衬衫加紧身黑裤的林彦俊根本不是一个人吧——黄明昊在内心吐槽道。

 

  “系好安全带。”林彦俊侧目提醒。

 

  “几点开始啊?”黄明昊乖乖地拉过安全带。

 

  “还有十分钟。”林彦俊回答,“不过这电影好像每个影院都有在上。”

 

  黄明昊干笑着看向车窗外,故意忽略林彦俊的话。忽又想起什么,状似不经意地说:“好巧啊,影院就在我家附近,看完刚好可以回来吃晚饭。”

 

  林彦俊不说话了。黄明昊这小孩,是有够厉害的。

 

07

  林彦俊会觉得“得寸进尺”这个成语用在黄明昊身上再贴切不过了。周末的主动邀约说来是个巧合,刚好经过他家附近的时候收到了好友信息。恰巧想起上次小孩手里攥紧的电影票过了观影时间,心里便有些过意不去,就顺水推舟地补偿了。

 

  [最近这个电影不错。]

 

  [烂番茄分数蛮高的。]

 

  [上一部你有看吗?]

 

  周末几乎被承包的林彦俊其实也没有反感。只是微信的工作号现在反而成了生活号这件事,让他有些头疼,切换账号真的很麻烦:“你把我那个微信删掉吧,加这个。”

 

  黄明昊在得到二维码的时候有种“铁树开花”的喜悦。他心想这下总能看看林彦俊的朋友圈了——“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关键是最近三天什么也没发。林彦俊的那棵铁树可能开的是昙花吧。

 

  “黄明昊,你知道人什么时候最容易被趁虚而入吗?”

 

  电影放到一半的时候,林彦俊偏过头问黄明昊。黄明昊目不转睛地盯着荧屏,敷衍地应了句“什么时候”。

 

  “现在。”

 

  什么?黄明昊扭头,但林彦俊已经坐直了。他扔了一颗爆米花进嘴里,心想什么是“健在”,谁“健在”?思索不出来便放弃了,一脸莫名其妙地继续欣赏电影。没隔十分钟,林彦俊又起身出去接电话。

 

  连续被打扰两次的黄明昊有些小郁闷。但更郁闷的是,林彦俊出去后就没回来了。他发微信没人回,打电话也没人接,实在无奈只好没看完就退出了观影厅。刚好赶上另一部电影散场,人群统统往外涌。

 

  抱着还剩一半的爆米花,拿着两杯可乐,被推搡的黄明昊有些手足无措。林彦俊这人是被外星人抓走了吗?他坐在影院室内的台阶上,不敢乱走,怕林彦俊找不着他。但过了有半小时林彦俊才回他消息——

 

  [刚手机没电了。有点急事,你看完等我一下,我送你。]

 

  [对不起,下次请饭。]

 

  黄明昊那时候其实有看到林彦俊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心里有数。他叹口气,愣会儿神,把爆米花和可乐全部丢进垃圾桶,拍拍手往家走:“所以是根本还没放下啊。”

 

  [没事,我自己回。]

 

08

  林彦俊有提过前女友的事。大学街舞社认识的,学金融的,当时社团表演给凑一对儿,跳着跳着就跳成男女朋友了。

 

  分手呢?一年前,Evan是和她一起开的,但齿科酒吧两边跑,太累了,关心少了。林彦俊如是说。

 

  “黄明昊你黑眼圈好重啊。”周一晨读时,范丞丞隔着一条过道也要嘲笑黄明昊,“你干嘛去了?”

 

  黄明昊懒得理他,英语书往面前一立,就趴桌上开始睡。说是睡,其实是烦躁得读不进去。他很清楚自己不高兴的原因,只是不想承认。

 

  “昨天我一个人根本带不动啊,太菜了他们,”放学时分,范丞丞忍不住抱怨,“诶,话说你最近到底在干嘛啊,周末根本约不出来。”

 

  黄明昊惊醒:对啊,他最近到底在干嘛?跟一个喜欢女人的gay不停约电影?

 

  “跟影友一起看电影。”

 

  “啥?跟谁?干什么?”

 

  “滚。”

 

  好不容易抚平的心绪这下又起了波澜。黄明昊越想越气,猛地抽出手机却发现始作俑者先发来了消息。

 

  [今晚空吗?哥哥请你出去吃饭。]

 

  [叔叔,我没空。]

 

  被叫“叔叔”的林彦俊当即有些懵。他摘下口罩,嘴角往旁边一扯:

 

  [侄子你什么时候有空?]

 

  [爷爷,我未来都没空。]

 

  [黄明昊你最近课业压力大哦?]

 

  没回他了。林彦俊等了五分钟都没回复。脱下白大褂,拿上车钥匙,他一路思考原因连同事打招呼都没理。难不成这小孩记仇?林彦俊心想。车子发动了好久才踩下油门。心里着实不舒坦,于是方向盘一打往反方向行进。

 

09

  黄明昊被“掳”到了西餐厅。林彦俊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放在腿上,俨然一副审讯的模样。而被审者一言不发地嘬着吸管,并在林彦俊的注视下,吃完了一个面包、半份沙拉和一整块牛排。吃完就擦擦嘴抬屁股准备走人。

 

  “昨天是我的问题,对不起。”林彦俊忍不住开口,“应该告诉你一声再走。”

 

  黄明昊又坐稳,清清嗓子说:“嗯。我懂。都是男人嘛。”

 

  有点酸。林彦俊皱眉:“你懂什么了?”

 

  “重色轻友。”黄明昊尽力笑得自然,明明眼里全是火,但他没有资格生气,“不对,我们可能连朋友都不算。那就重色吧。”

 

  那他更没有资格生气了。黄明昊的脸垮下来,掩不住情绪可怜兮兮的样子。林彦俊沉默,气氛一时凝结。他面前的牛排不知还是不是热的,一口未动过。黄明昊抿嘴,看了眼牛排踌躇半天才小声地说:“你不吃吗?”  

 

  “我最近打算把酒吧转手。”谁知林彦俊猝不及防地来了这么一句,“现在也该丢手了。”他不清楚跟未成年的小孩讲这些究竟对不对,但黄明昊的心思太容易看懂了,似乎不解释不行。

 

  “昨天她打电话说找到了下家立马去面谈。”就约在影院旁边的星巴克。所以他那天透过玻璃窗看到黄明昊塞着耳机、一个人直冲冲往外走的身影,心里就像被揪了一下,有些刺痛。他前女友似乎顺着他的视线也看到了黄明昊,从鼻子轻蔑地冷哼一声。

 

  但林彦俊不在乎。他只满脑子想着,应该没事的,小男孩嘛,一般过了就忘了。可现目前看来似乎有哪里与他的过往经验对不上号,不过原因想想也就明白了。

 

  黄明昊听了酝酿半天:“所以它到底是不是gay bar?”

 

  重点是这个吗?林彦俊哭笑不得:“你为什么这么在意这个?”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敛住了表情:“你觉得这很重要吗?”黄明昊点点头,又摇摇头。他知道自己纠结这个问题的是为什么,也知道自己不过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绕圈子。

 

  “不那么重要吧。喜欢这件事情,不是顺其自然吗?”林彦俊右手支着下巴,凝视着黄明昊,“你觉得呢?”

 

  黄明昊拿起饮料猛喝一口,脸上有些发烫。

 

  小孩子真的太好懂了。

 

10

  “你是不是要期末考了?”

 

  “嗯。二十三号。”

 

  “那下周就不看电影了。你好好温书。还有,”林彦俊把车停在路边,“你今年十五,十六?”

 

  “十六啊。”

 

  “还有两年啊……”

 

  “什么?”

 

   “还有两年。”林彦俊笑着摸摸黄明昊的脑袋,“两年……”

 

   就可以顺其自然了。 


-END-

CR.姐妹花的纯子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54青年快乐



 
评论(41)
热度(7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