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我不说谎

BGM:你(弦乐版)——林依晨

            不完美小孩——tfboys

            陪你度过漫长岁月——陈奕迅

我收回我的话 用上面三首接连播放

食用这篇文章效果可能会更好

这篇更多的是一个故事了

不奢望大家都喜欢

但我很喜欢


文/纯子


00

  黄明昊的出现是个谁也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包括他自己的父母。YH7最近活动多,难得有休息日,顶多也就一两天,没人指望他能把这稀缺的时间花在随随便就可以推脱掉的事上面。但黄明昊还是拖着不大的行李箱,端端正正地站在家门口,戴着帽子和口罩,却是满眼的疲惫。

 

  “我回来了。” 

 

01

  “Can’t stop me now. Can’t stop me now. 你像春天的慵懒味道,一直在环绕。”

 

  “Can’t stop me now. Can’t stop me now. Mybaby. ”

 

  “无法停止每分每秒。 I can’t stop loving you. ”

 

  如果黄明昊抬头没有看到林彦俊的话,他会觉得今天的酒吧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透过昏暗的光柱,是尘埃满布,恰好一曲终了。取下吉他,黄明昊边跟观众打招呼,边心不在焉地找寻着什么。果不其然是错觉吧,他想。

 

  那个离开四年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凭空出现在这里。

 

  “Justin,最近女粉丝很多哦。”回到休息室,鼓手Ken递给黄明昊一支烟。瘫坐在椅子上的黄明昊不耐烦地看他一眼——他都拒绝多少次了,Ken还是乐此不彼地尝试——毕竟这里没有人知道他未成年。这一次黄明昊却突然动了心,鬼使神差地接过烟,缓缓抬手准备放进嘴里。

 

  “黄明昊。”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人影快速闪到黄明昊面前,夺走了手里的烟,“你怎么在这儿?”

 

  这话本该是黄明昊提出的。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喃喃道自己原来不是眼睛有问题,而是林彦俊确确实实地站在这里——他还是谨慎地捏了把自己的大腿:“哎哟!”下手狠了点,但感觉是真的:“彦俊哥哥?”

 

  这样喊还有些生疏,像生锈的锁慢慢剥掉锈迹。然而林彦俊看起来并没有黄明昊那样欣喜,只蹙眉把其他人扫视了一遍,拉起他就往外走:“跟我回去。”

 

  回去?回哪儿去?一股无名火窜上心头,黄明昊甩开他的手:“我不回去。一会儿还有表演。”

 

  场面似乎有些尴尬,Ken使了个眼色,大家便纷纷出去了。林彦俊的脸更硬朗了,轮廓清晰分明,比起四年前多了几分成熟。黄明昊打量完他后,耍赖般坐回椅子上,抱着椅背趴在上面:“哥哥你怎么回来了?”

 

  “先不管这个。”林彦俊的表情仍旧紧绷着,“跟我回去。”

 

  “回哪儿?”黄明昊很真诚地问他。这份真诚又带着赤裸的质问。林彦俊因他直勾勾的目光愣了神,产生了犹豫——“回家。”对于黄明昊来说,家早就在林彦俊走的时候没了。现在说着以前的话,在他看来很好笑。

 

  “我没家。”黄明昊扬着笑容,笑里藏着锋利。

 

02

  林彦俊那天晚上硬是等到黄明昊表演结束。黄明昊其实早该料到的——没有谁比他清楚林彦俊的性子。

 

  “你要告诉我妈的话我也认了。”黄明昊是坐林彦俊的车回家的,他一路上都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不停地讲话。林彦俊越沉默,他话越多。

 

  离开酒吧的黄明昊,借的胆子就送还了,根本不敢直视林彦俊愈发难看的脸色。直到林彦俊一句“你怎么变这样”,又让他竖起了浑身的刺:“关你什么事。”车里的气氛降到了冰点,交通信号灯恰好停在了红色。

 

  车窗反射出林彦俊冷峻的侧脸,黄明昊只敢偷偷通过镜像来观察他的表情。没想到四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居然会是这样的开场。他心里有一大堆的话,此刻也只好憋着。要论倔脾气,黄明昊和林彦俊是一脉相承的。

 

  家里没人。黄明昊打开门,偌大的房子一片漆黑。他脸上的妆还没卸,衣服也染上了酒味儿,沉默着把身上的包往鞋柜上一丢,连灯都懒得开:“留守儿童,了解一下。”林彦俊看着黄明昊走进黑暗里,连伸手拉他都做不到——他怕自己的手抓空。

 

  “啪——”灯亮了。

 

  黄明昊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惊讶地看着林彦俊。林彦俊正东张西望:“还有我的拖鞋吗?”拖鞋早被黄明昊当垃圾丢了。他只好拿了双鞋套递给林彦俊。林彦俊穿鞋套的空档,黄明昊看着他的动作心就像被浆糊糊住了,粘稠地拧成一团。好像一切又回到了他十二岁的时候,那个只要父母工作到很晚,林彦俊就过来陪他的时候。

 

  所以你为什么在酒吧。两个人在客厅坐下的时候,异口同声地问道。林彦俊没记错的话,今天该是星期四,没到周末,黄明昊不该出现在那种场合,还打扮得没有点学生样。他看着黄明昊已经晕开的眼妆,忍不住伸手去擦。黄明昊却躲开了:“乐队表演而已。”他看眼林彦俊,示意该他说了:“接风宴。”

 

  林彦俊默默地收回手,不自觉握成拳头。至少以前的黄明昊,不会躲开他的任何接触。

 

    “嗯……”黄明昊整个人窝进了沙发里,“你是决定回国工作了吗?还是还要去美国?”这个问题大概每个人都会问一遍,但提问者若是黄明昊,就有哪里显得格格不入。林彦俊觉得开口困难,但还是回答他说回国工作,不去别处,就在这里。黄明昊听完嘴角有隐隐的弧度,口气却是少年老成的淡漠:“哦,那很好啊。”

 

  “你呢,功课怎么样?”

 

  “过得去吧。”黄明昊拿出手机,不想深聊的样子,“考大学绰绰有余。再说了,实在不行还可以给我丢国外去。国外还是很不错的,是吧?”

 

  怎么回答。林彦俊觉得黄明昊句句都带着刃儿。他斟酌半晌决定敷衍这个话题:“是还不错。你那个乐队是?”

 

  黄明昊终于放下手机,这才好像正式切入了对话:“怎么了?”

 

  “是跟同学一起吗?”显然不是。林彦俊看那些人社会气息浓重,一眼便知道不是学生了。明知故问是一个委婉的好方法,特别是对于现在的黄明昊来说。但黄明昊显然已读懂了他的潜台词,又开始刷手机:“没。”

 

  话题似乎又要断了。林彦俊很头疼,黄明昊现在筑了一道比万里长城还厚的墙把他堵在外面:“你想玩音乐我觉得可以,但还是少跟社会上的人来往。”

 

  黄明昊默了阵,随意应道:“好的,知道了。”又是安静的几秒后,他问:“哥哥你现在还跳舞吗?”

 

03

  “黄明昊!你什么时候学会爬树的!给我下来!”十六岁的林彦俊站在树下,看到摇摇欲坠的黄明昊急到快发疯。黄明昊抱着一只猫,从一旁的墙边顺着垒起的砖微微颤颤地往下走。林彦俊心切地张开双臂护着黄明昊,不料黄明昊一个没踩稳跌了下去。

 

  从梦中惊醒的林彦俊发现自己还在黄明昊家,身上有一条毯子,脸上被贴了一张便利贴:“我去上学了,饿了的话厨房有麦片。Ps.可能过期了。”林彦俊想笑又有点难受,记忆里的黄明昊很爱吃,总会嚷着缠着他用自己不多的零花钱买小零食。

 

  但现在。林彦俊昨晚就发现了,桌上的果盘里,只有已经发黑的香蕉。

 

  而此刻黄明昊正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踩点进了教室。他穿着宽松的校服,脸上干干净净的,大抵所有人眼里的好学生都该是这个模样。而黄明昊在班上,也确实是个好学生:成绩名列前茅,又很好相处——硬要说美中不足的,大概是好相处却总感觉有段跨不过的距离。

 

  黄明昊本就聪明,看着那些总是隔三差五被找家长的同学,心想麻烦,不想浪费晚上去酒吧狂欢的时间。况且无论他考好与否,父母都只会寄予期望,然后照旧该出差出差,该应酬应酬。所以干脆就认真学一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彦俊回来像是给他安稳的生活送来的一阵波浪。让他的心出现了久违的动摇:昨晚实在聊不下去,就先去洗漱睡了。谁知林彦俊傻兮兮地等到了第二天一早——他忘了说他父母出差了不回来这件事。

 

  黄明昊很快又制止了自己瞬间的心软:这个林彦俊跟以前的彦俊哥哥不一样。他早就站在了大人的阵营,也做起了对他的成长指手画脚的蠢事,变得千篇一律,庸俗起来。

 

  物理课的受力分析图画了一黑板,黄明昊却没有心思去看。他满脑子都是过往片段,而那些片段里的林彦俊,是年少最美好的模样,纯白的T恤和简单的浅色牛仔裤,在还小的他面前炫耀着展示各色街舞:Popping、Locking、Breaking……

 

  “梦想是成为中国街舞King。”

 

  黄明昊微不可闻地嗤笑出声,他嘲讽自己当时居然相信了他的话。而后林彦俊也不过是走了所谓“正道”,申请到了个排名靠前的大学,留洋归来准备找份工作,勤勤恳恳,娶妻生子。娶妻生子——黄明昊感觉书上这道例题有些难——他以前喜欢的那个女孩,现在又如何了。

 

    “现在不跳了。”那现在可能也不喜欢了吧。

 

    所以说,人都是会变的。

 

    所以人类才可怕。

 

04

  林彦俊这个人很烦。

 

  黄明昊没想又在酒吧看到他。看样子他是故意来蹲他的。但直至表演结束林彦俊也没动作,只是静静地喝着啤酒看着他。Ken也发现了林彦俊,表演间隙问黄明昊那人到底是谁。

 

  “小时候邻居家的哥哥。”黄明昊的介绍很简单,急于撇清似的。想来喜欢一个人和讨厌一个人不过是一瞬的事情,而林彦俊拉长了这个战线,花了四年让黄明昊对他彻底失望。他已经想好一会儿从后厨的小门跑了。

 

  在那之前林彦俊就在舞台侧面逮住了他:“你昨天不是答应我了吗?”说罢还看几眼Ken和其他乐队成员,眉目里几分轻蔑。黄明昊不满他的神色,往Ken面前一挡:“答应什么了?我不记得了。”

 

  撒谎。林彦俊看他护住Ken的模样,心里有些焦躁。Ken望见这无声的硝烟,推了推黄明昊的背,笑着对俩人说:“这样,我们去休息室说。这里客人都在看着。”

 

  “跟你没关系。”林彦俊火气上头。Ken还没来得及反应,黄明昊先动怒了:“没关系的是你。”

 

  话一出口,就连Ken都察觉到了林彦俊眼底的颤动和逐渐失去棱角的表情。他拍拍有些后悔却仍旧耍着狠的黄明昊,揽着他的肩头往休息室走,回头冲林彦俊点点头:“一会儿就把他给你送出来。”

 

  “你个未成年还是别太得意忘形哦。”Ken点燃一根烟,给旁边几个兄弟借火。黄明昊惊讶地抬眼看他,只见对方从化妆台的抽屉里抽出一个作业本,上面写着“黄明昊 高一三班”——难怪上次找不着作业——肯定是从书包里拿衣服的时候掉出来了。

 

  “你们早就知道了?”

 

  “对。”Ken点头,“但这不沾亲不带故的,你要做什么是你的自由,也就没当回事儿了。”从嘴里吐出一口白雾,黄明昊看它慢慢散去。他伸手,也要一根。但被Ken拒绝了——他可不想因此惹上麻烦——林彦俊看上去是个难缠的人。

 

  “我还以为你是个没人管的小孩儿。”Ken有些感叹,“家里穷,来这边,一边玩儿音乐一边儿混口饭吃之类的。”

 

  黄明昊挑眉,他从不知道眼前这个老是用廉价啫喱把头发梳得老高,留着山羊胡须,皮肤黝黑的大叔脑子里居然还有出八点档肥皂剧在上演。主唱也在一旁附和,说都以为黄明昊是个可怜的小孩儿。

 

  那可能他们对他身上的牌子货不太认识吧。黄明昊捂住额头,复又开口:“但我确实没人管。”

 

  “那个什么哥哥呢?”

 

  黄明昊不说话了。Ken是看出来什么了,他又吸了口烟:“说句不好听的话。我们管不着你,但你处理好,不要影响这边的表演。不然我们可不会看你年纪小就迁就你,该换人我们还是会换的。”

 

  “我会处理好的!”黄明昊急了,“别换我就行。我没地方去了。”

 

  大家伙儿没人接话,只低低应了声“行”。

 

05

  林彦俊看黄明昊用湿纸巾用力地搓着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脸都火辣辣的。谁能料想他爸提前一天回了家,让黄明昊一看见屋里亮着的灯连车门都不敢拉开了。黄明昊一边草草地卸妆,一边嘴硬地说:“你要说啥随便你吧。”

 

  林彦俊没有应他,把自己后座的衣服拿给他:“你身上烟味儿太大了,换这个吧。”黄明昊再三疑惑,也是保命要紧。趁他换着衣服,林彦俊问起他家旁边那幢房子:“你认识那家人吗?”那是原来林彦俊一家住的地方,三年前搬家时卖出去了。

 

  “不认识。”黄明昊把脏衣服塞进包里,“那我先走了。”

 

  “我去给叔叔打个招呼再走。”

 

  黄明昊以为林彦俊要告状。但他只是寒暄了几句,连屋子都没有进。顺便把下周的家长会也揽到自己身上:“我想您和阿姨这么忙,我下个月也才入职,时间多,刚好。”黄明昊想要拒绝却被林彦俊威逼的眼神给堵了回去,他现在手上抓着把柄,他是老大。

 

  “我们加个微信吧。”林彦俊发现黄明昊不怎么用QQ了,动态都不见几条。在老爸欣慰的注视中,黄明昊没办法拒绝,只好硬着头皮跟林彦俊交换了微信。

 

  “两兄弟要多联系啊。”黄爸爸看起来苍老不少,生出几根刺眼的白发来,“昊昊你看彦俊哥哥现在多优秀一个小伙子,你也要向哥哥学习。”黄明昊表面答应得好好的,转头就把林彦俊屏蔽在了朋友圈之外。

 

  林彦俊回家后深深叹气,躺在床上思来想去给黄明昊发了一个“朋友圈看不到怎么回事”。

 

  “…”黄明昊这么回他,“大家都看不到。”

 

  行吧。林彦俊回来见黄明昊,没有哪一次是愉快的。这个小屁孩啥不会,净给他心里添堵,驾轻就熟。今天更是过分,居然护着外人跟他对着干。那眼神生冷到让他心头一紧,当下语言系统就紊乱了,半天说不出话。

 

  “你们几个欺负一个真的很过分欸。”想以前黄明昊还奶声奶气叫他“彦俊哥哥”的时候,还要躲在他身后让他人高马大给护着。现在不过是长得与他一般高了,胳膊肘就往外拐了。他以为这四年黄明昊有成长得很好,至少偶尔联系他的时候,回复的都是“挺好的”、“挺开心的”、“很快乐啊”。

 

  是他疏忽了。黄明昊越来越敷衍和频繁出现的谎话。

 

  他再翻看自己过去四年的朋友圈,派对、旅行、美食美景、成绩,每一条都充满了色彩。仿佛是他的幸福溢得太满把黄明昊幸福的位置也占满了似的。如果他现在有在看自己完全公开的朋友圈,会想些什么?

 

  也许现在黄明昊很恨他吧。就像当年他也对黄明昊有如此的心态。

 

06

  以往的家长会都是黄明昊家的保洁阿姨来顶替的,黄明昊自己也不作解释,大家就误以为黄明昊是老来得子。而这回林彦俊的出现,无疑又是平地一声雷——那个像画报上的人坐在一群中年人的包围圈里太过突出。

 

  特别是他还一本正经地拿出笔记本和钢笔,认真地听班主任在上面口若悬河,更引得窗外围观的同学们啧啧称奇。黄明昊表面笑嘻嘻的,内心实则吐槽他们大惊小怪。但成为话题中心对于这个年纪的黄明昊来说,虚荣心多少有被满足。

 

  “明昊在学校表现很好的,成绩也很优秀的。”班主任是个快奔四的女人,此刻都快把眼睛给笑烂了。黄明昊也不是没见过林彦俊对女性的杀伤力有多大,只是对这种感觉太过生疏了还要再习惯一下。他的思绪一下拉远,想着是不是一切都在慢慢地回到过去的轨道上?哪怕有什么东西已经改变不了了。

 

  “我看你们乐队下下周有公演是吗?”林彦俊拿出手机,指着他们的微博说,“‘TheTruth’,这个名字还蛮有意思的。我以为只是驻唱呢。你什么时候学的吉他我怎么不知道?”

 

  黄明昊本想回答说“你又知道什么”,但还是忍了忍:“我也忘了。”反正是林彦俊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学的。这一点无需多言。

 

  “是在网上订票是吗,才十块这么便宜哦……”林彦俊说着进入了购票界面,黄明昊见势一把摁住他的手机——

 

  “你干嘛?”

 

  “买票啊。”林彦俊莫名其妙。

 

  “不许买!”

 

  “为什么?”林彦俊狠劲儿才拽回自己的手机。

 

  “……”黄明昊瞪着他,直到身边有同班同学给他打招呼他才露出僵硬的笑容,“你不要来看。”

 

  林彦俊回望他,眼里的波动一闪而过。他收好手机,若无其事地看向别处:“你还记得小时候我放学顺路去接你,你总是迟到,明明在拍皮球却撒谎说在做值日。手上全是蹭的淤青。”林彦俊喜欢把黄明昊打篮球说成拍皮球,在他眼里——夸张点说——八岁的黄明昊还没个篮球结实。

 

  “说这个干嘛?”黄明昊不太乐意讲这些,林彦俊的口气听起来像一个怀念过去的老头子。

 

  “没。想起来而已。”林彦俊扯扯嘴角,“也快到中午了。饿了吗?想吃点什么吗?我带你去。”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黄明昊不耐烦了,“用不着那么关心我。你又没欠我什么。”

 

  林彦俊站定在原地,直直地盯着黄明昊,眉头逐渐紧锁:“黄明昊你这样说话是不是有点过了。”感受到林彦俊言语间的怒气,黄明昊虽然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顶嘴:“事实,你又不是我谁。”这句话并不带底气,甚至是把最后一个字的半个音都给吞了。

 

  说完黄明昊就跑走了。他心里没底,也怕看到林彦俊受伤的眼神。

 

07

  “是吗?小俊回来啦。”这日黄明昊的妈妈也回家了,听说林彦俊回来了显得很高兴,“昊昊你跟哥哥说一声,看什么时候来家里吃个饭。小俊以前可喜欢你了,路上见我第一句话都是‘阿姨,黄明昊呢’。说起来小俊现在多大了,二十三有了吧?谈女朋友了没啊……”

 

  自从家长会后,林彦俊和黄明昊有一周没联系了。耳边是妈妈碎碎念的声音,他却丝毫不为所动地发着呆。

 

  “……是吗。不过现在这样也好,安安稳稳的。跳舞这条路也不好走,手受伤这种事情谁又想得到,唉……”

 

  黄明昊从自己的世界抽离出来,重复道:“手受伤?”黄妈点点头:“你不知道吗?不是说跟你一起出去的时候踩滑了摔到手了吗,还是我跟他妈妈一起去的医院。那傻孩子受伤了一个周都不说,结果烙下病根跳舞都跳不成了。”

 

  记忆中,确实有段时间林彦俊很反常:哪怕天气再热也穿着长长的袖子,身上还总散发着一股浓浓的中草药的味道。而且那个时候,他总不太搭理黄明昊,看他的表情总很复杂。那是什么时候呢?黄明昊再往前推算,突然叫出了声:“啊!”

 

  “黄明昊!你什么时候学会爬树的!给我下来!”

 

  那次他从树上摔下来的时候,林彦俊接住了他。当时林彦俊躺在草地上,额头流着豆大的汗珠,足足五分钟都站不起来。但林彦俊事后只嘴唇发白地笑着说:“小猫没事吧?”

 

  “Justin,你刚错了一个拍子。”一曲结束,主唱提醒道。黄明昊不好意思地道歉,心跟着Ken的鼓点,不停地起落。见黄明昊魂不守舍的样子,Ken作为队长自然要去开解。他带着黄明昊出去买饮料,顺便坐在路边的长椅聊起来。

 

  “所以,他的梦想是被你打碎的是吗?”Ken毫不留情地说。黄明昊本就埋下的头埋得更低了。

 

  “Justin我问你,你来我们乐队是为什么?”Ken还记得一年前的黄明昊,一副流浪小狗的模样,在他们街头表演结束后,可怜兮兮地恳求他们带他一起。为此第二天不知从哪里搞来一张假的身份证,力证自己成年了。其实怎么看都不像是成年的孩子。可也许都是没有归处的人,抱团取暖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喜欢摇滚。”黄明昊说,可明显自己都不相信,“或许喜欢吧。只是站在舞台上的时候,耳边的音乐声很大,观众的呼声很高,好像就没有那么孤单了。”

 

  “也算是一个理由吧。”Ken拉开啤酒罐拉环,盯着霓虹灯下来往的人群,“这么说来你跟我们不是一类人啊。有人疼有人爱的。哪像我,老婆带着儿子跟别人跑了,老家也觉得丢人不愿意我回去,只能住在泛着酸味儿的地下室,每天有上顿没下顿的。”

 

  这是Ken第一次谈起自己。黄明昊以为Ken总是穿着那套黑色皮夹克是为了情怀,结果不过是因为穷。

 

  “我是个很没责任的男人。”Ken接着说,“你那哥哥反对你跟我们一起,可能也是怕你学坏吧。”

 

  “Ken叔你人很好。”

 

  “好在哪里?收留了你这条宠物狗?然后还净教你不好的习惯?”不知是不是啤酒冲上了鼻头,Ken的眼里有些湿润,“想想我儿子现在也该你这么大了吧,幸好不是我这个爸爸在教他。”

 

  “这次公演结束,你别再来酒吧了。”

 

08

  黄色暴雨预警。黄明昊忧心忡忡地看着还空荡荡的酒吧——往常这个点儿,早就是人满为患了。票本来就卖得少,天公不作美,是要把这次演出往死里整。Ken倒是无所谓的样子,优哉游哉地检查着设备:“紧张啥,又不靠这个赚钱,没人来就没人来呗。”

 

  黄明昊没有心情接他话。如果Ken真的说到做到的话,这次将是他最后一次在这里表演了。心情当然不一样。

 

  “对了,你那个什么林什么哥哥来看表演吗?”Ken随口问道。黄明昊脸色一变,Ken就了然了:“你们还没联系吗?”

 

  “该死,这个时候堵车。”当下林彦俊正在往酒吧赶,没想到前面出了车祸,连高架都上不去。眼看时间已经到了,却还没有松动的迹象,林彦俊心一横把车从旁边开出去。看了眼乌压压的天空,他停好车拿着伞就往前冲。

 

  “嗯,还好,还有观众,那我们就开始啦。”酒吧里,Ken满意地看了眼十个不到的观众,开始敲击鼓槌。黄明昊第一个音进错了拍,本就紧张的他更加慌乱了。Ken无奈地耸耸肩,重重落槌,一时间鸦雀无声。音乐停止,主唱及时开嗓。一段清唱后,一切又才拉回正轨。

 

  雷声交加。黄明昊勉强跟着大家的节奏,好在观众的注意力都被其他人卖力的表演吸引,没人能听出那细小的瑕疵。第一首结束,贝斯手递给黄明昊一个鼓励的眼神,让他更觉亏欠。

 

  “Wow——”

 

  突然从门口传来一阵欢呼,黄明昊循声而去,是林彦俊。该说他有多狼狈呢,浅色的衬衣打湿了大片,裤子也湿到了膝盖,刘海一撮一撮凌乱地搭在额前。手上的伞像水龙头一样哗哗地往下滴水。

 

  “啪啪啪啪——”在他的带动下,大家终于想起来要鼓掌。

 

  黄明昊鼻头一酸——那个笨蛋哥哥。

 

  Ken见气氛正好,赶紧进入下一首歌:“下面是Lost Stars——”

 

  “And God, Tell us the reason. Youth is wasted on the young. It'shunting season. ”

 

  “And this lamb is on the run. Searching for meaning.”

 

  “But are we all lost stars. ”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

 

  表演结束后,大雨还在下着。黄明昊在乐队成员的推搡下,不情不愿地走向林彦俊。林彦俊拍拍身边的高脚凳:“酷哦,小朋友。”黄明昊闷闷地说了声谢谢,低着头憋了好久才憋出一个字:“你……”

 

  “我?”

 

  “你不是很反对我来这里吗?”黄明昊问。

 

  “是很反对。”林彦俊说,“但是你属于舞台这件事情,我也很深刻地感受到了。况且现在我们黄明昊也长大咯,不听彦俊哥哥的话了。”林彦俊本来想捏黄明昊的脸,但又顾虑什么没有这样做。

 

  “你捏吧。”黄明昊想了想,把脑袋支过去,“当我为之前的话道歉了。”

 

  林彦俊这倒是没想到,看黄明昊可爱的小模样,心里一软:“没事了。我允许你做错事。但不要一直错就行了。”

 

  黄明昊抬头,林彦俊的表情正经起来:“但是,如果你真的喜欢音乐,喜欢舞台的话,听我的话,要做就好好去做。”

 

09

  “彦俊哥哥,你恨我吗?”

 

  “恨你什么?”

 

  “是我害你不能跳舞的。”

 

  “谁说的?”

 

  “本来就是啊。”

 

  “……”林彦俊顿了顿,“恨啊。那个时候恨到见到你都觉得烦。但是后来想了想,哪怕再来一次,我也会那样做。与其让你摔下来变成个傻子,我还是宁愿放弃舞蹈。”林彦俊实话实说,被告知以后不能再跳舞的时候,林彦俊把自己困在房间里好几天不吃饭。觉得人生不止是暗淡,还是绝望。

 

  书撕烂了好几本,杯子砸烂了好几个。可每次大闹一阵后,林彦俊心里更空。

 

  暂时平稳了心绪后的日子,他看不得黄明昊那双单纯清澈的眼睛。一边怕自己的伤被黄明昊知道了让他自责,一边又恨得牙痒痒要是他没爬上树就好了。但最后想来,如果那时候他没有接住黄明昊,也许就不仅仅是梦想破碎这么简单了。后怕和新的人生规划让林彦俊渐渐看开,也不得不接受既定的事实。

 

  再难,林彦俊也撑过来了。不过是走向另一条道路罢了。

 

  梦想的代价是黄明昊的话,他放弃了也无所谓。

 

  “我现在希望你知道的是……”林彦俊松口气,感觉心里落下一块大石头,“未来怎么样是你自己决定的,路会很长很艰难,随时都要做好孤身奋战的准备。也许我和叔叔阿姨不能时刻陪在你身边,也请你不要对我们失望。”

 

  “我们是爱你的。这点不容置疑。”

 

  “只是你可能比其他同龄人要更早学会坚强。”

 

  “但你从来不孤单,黄明昊。”

 

  “带着我的梦想,加倍地努力吧。”

 

  “这是你欠我的。”

 

尾声

  收到林彦俊的结婚邀请函时,黄明昊心里五味杂陈。回家的飞机上,他昏昏欲睡时脑子里全是十六七岁时的林彦俊。那个熠熠生辉的少年,扬着好看的笑容不停地闪现。而他身后的自己,永远定格在幼齿的模样。

 

  作为目前国内当红的偶像团体YH7的一员,黄明昊可以说是忙得昏头转向,休息都十分奢侈。等他回到家时,已是满身疲惫:“我回来了。”

 

  Ken似乎早就不在那个酒吧了。从他十六岁离开到现在的三年里,这座小城也有了很大的变化。一如爸妈在微信里告诉他的:“一切都发展很快啊。”

 

  正装着身的黄明昊坐在后座,听爸妈对近来的大小事津津乐道。

 

  林彦俊的新娘正是当年他喜欢的那个女孩。黄明昊心里自嘲道,其实什么都没有变过,只是自己用一个又一个借口和谎言去搭起一个拒人千里的堡垒。他站在舞台侧面,拿起话筒——

 

  “下面我们有请YH7的Justin上台来送上他最真挚的祝福!”

 

  “大家好,我是YH7的Justin黄明昊。”

 

  对上林彦俊浓浓的笑意,黄明昊感觉有什么在眼眶打转: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说谎。而我的笨蛋哥哥,祝你幸福。


-END-

CR.姐妹花的纯子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小伙子们都好好成长TT

 
评论(23)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