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心动复兴(六)

01 02 03 04 05

第六章 / 危险的念头

PART1
黄明昊第一次十分清醒地上完了早上一二节的数分课。他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下课铃一响就往外冲。他心里盘算着,内心溢出一种类似翘课的罪恶感——明明他没有选林彦俊的课来着。

然而万事俱备,他却忘了数分老师总拖堂这件事。于是果不其然他看见林彦俊拿着包,站在门口,安静地等待他们下课。不少同学齐刷刷地看向门口,黄明昊很想把他们的头都拧回来——还没真的下课呢。

面露凶相的黄明昊扭头对上林彦俊温润的笑容,慌乱地把书包一立挡在自己面前。他现在一看见林彦俊,满脑子全是那个意外的吻。

林彦俊蹙眉。他大致明白黄明昊为什么躲他,但黄明昊这样一搞,好像他强买强卖似的。这事儿也没谁主动这一说嘛。

两位老师交接时,画面出离诡异,怎么看他们数分老师都像比林彦俊大一辈,然实际上两人只差了五六岁。伴随着人群疯狂涌入和离开,黄明昊边感叹人与人之间的差距,边抱起包准备趁乱逃出,不料暗处有人拽住了他的手。他愤恨地回头,范丞丞急忙松开——他本来只想扯住他袖子来着:“今晚七点钟C区篮球场训练。”

“啊好好好,我知道了。”黄明昊边说边撇眼讲台上的人,脚上动作小心谨慎。范丞丞见他如鸵鸟似地屈身前进,觉得有些滑稽,不自觉就勾起了嘴角。等他反应想要收回表情时,黄明昊已经看向他了:“你为啥不在群里说……”

范丞丞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还挺好看的。

“群里就你没回复。”黄明昊不相信地掏出手机一看,确实如此。他这才想起刚才紧张地连消息提示都没有仔细看。

“行吧,那我先走了。”说罢,黄明昊抬脚。

“你怎么跟小偷一样?要走好好走啊。”范丞丞顺着黄明昊警惕的眼神看去,终点是林彦俊,这好像不太科学,“你干嘛?你偷林老师东西了?”

“我没偷!”黄明昊大呵道,要偷也是林彦俊偷了他十九年纯酿的黄金初吻好吗。说来都气得牙痒痒,他还不能指着林彦俊鼻子讨个说法——毕竟他压根儿不知道这回事。

范丞丞和黄明昊都是一愣。范丞丞是没想到他如此激动,而黄明昊是发现上课铃这时候响了。整个教室只剩他和范丞丞突兀地站在过道还没有入座。

丢脸丢大了。

PART2
“黄明昊,注意力集中!”范丞丞把球传给黄明昊,正中他怀里。拿到球的黄明昊从迷糊中惊醒,刚屈膝就被王琳凯断了球。范丞丞蹙眉,喊了暂停休息。

“因为林老师?”范丞丞非要在黄明昊喝水的时候说,害得黄明昊差点呛死。他抬手一抹滴水的下巴,翻个白眼:“不是……”

“哎哟可拉倒吧你。”王琳凯在一旁嚷嚷,“除了那个彦俊老师还能有谁啊。诶黄明昊,我看你这不是尊师重道,是爱了。”王琳凯调侃道,还假装一副鄙夷的神色。

“你闭嘴!爱你妹啊!”黄明昊一仰下巴,甩头让王琳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挺好的,你家有钱我妹会很幸福的。”

球场的灯把人照得像泛黄的旧照片,范丞丞看着在球场上你追我赶的两个小屁孩儿,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什么东西轻轻在心上揪了一下:“我不管什么原因,训练的时候我希望你认真,这关系到整个学院的荣誉,最好不要乱来。”他说这话时口气很不好,连他自己都感受到了。

王琳凯一个急刹车,黄明昊一头扎上去。王琳凯努努嘴,小声说学长好像生气了。黄明昊嘀咕了几句,灰溜溜地回到球场上。

范丞丞起身,似乎还带着气,球砸在地上“砰砰”直响。他起跳抬手,直接一个三分空心球。他望着球落地再弹起,出了神——林彦俊这个人是他提起的,跟黄明昊无关。但今天上午,黄明昊就像满身都贴了“林彦俊”三个字的标签一样,除了这个标签,他无法从他眼里和心里看到其他人任何人的存在。

黄明昊的喜欢都快要溢出来了。

想到这里,范丞丞冲过去把队友手里的球截断,三步跨到篮板下上篮。

一定是最近黄明昊和林彦俊出现的频数太高才让他如此心烦。范丞丞旁若无人地又把自己的篮板球攥到手里,再次投篮。

“诶,学长!”黄明昊一个箭步冲过去终于是抢到了球,他干笑着说,“冷静冷静,我们知道错了,你别生气了。”

范丞丞喘着气,直直地看着满脸尬笑带着些怯意的黄明昊,又立刻把头撇开:“今天就到这里吧。”

PART3
“喵。”

“黄明昊没来喂你们吗?”林彦俊见黑猫歪头的样子,忍不住伸手默默它的头,“看你们瘦的。”黑猫又叫了一声,好像在指责林彦俊没有资格说这话——你才瘦。

林彦俊确实很瘦,瘦到凡是有人听到他的体重都会怀疑他可能被风一吹就倒。所以不明朗的光照下来,模糊了衣服版型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更加单薄。黄明昊抱着猫粮,躲在树后面没有出声。

温柔地抚摸着猫咪脑袋,看它们进食的林彦俊开始碎碎念起来。声音不大,黄明昊要听清楚很困难,所以他试图再近一点——

“你们下次不可以再欺负黄明昊了哦,特别是你小橘——跟我一样的名字居然这么不可爱。”

黄明昊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小孩,还养你们这么多大胃王。小不点你这么肥是要去参加相扑是不是。”

“不过是上次演得太烂被他察觉了吗?”林彦俊很懊恼,“他应该没看出来我是假装不知道亲到他才对啊。”

“咔嚓——”黄明昊低头,脚正好踩在枯叶堆上。他当即觉得自己呼吸都快断了。但等他鼓起勇气抬起头时,发现林彦俊还在和猫咪们闲聊。

“你们都饱了哦。”林彦俊突然提高了音量,“那就不用再喂咯。”他站起来,把猫粮封好口。

“警长,”本来转身的林彦俊突然又折回去,让心刚提到嗓子眼儿的黄明昊又松口气,“你上次刮坏我的车还没找你算账。”这句话黄明昊听得清清楚楚,每个字都像在对他良心进行审判。

“如果真的是你做的,就乖乖向我自首哦。”林彦俊居高临下地对着无辜望着他的黑猫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知道吗?”

“想好了来找我。”林彦俊又转身准备走,黄明昊赶紧往后躲去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还有,以后见我不要躲我,请问我是有吃你们的肉还是怎样?难道你们讨厌我哦?”

“最好是没有啦。”林彦俊看向突然叫了一声回应它的猫咪说,“我是觉得你还蛮可爱的。”

要死。黄明昊捂住脸。这话明明是对猫说的他为什么心脏跳得跟敲锣打鼓似的。林彦俊似乎还没走,但黄明昊腿已经有些麻了,便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说起来上次电影还没看完,”林彦俊走过去,靠在树上,站定在黄明昊的背面,“感觉很抱歉,不过实在是太困了。”

差点因心率过快而晕过去的黄明昊突然顿住,分不清林彦俊到底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他说了。

这是小区里最大的树,树干粗壮,枝叶弯弯黄明昊轻轻一跳就能够着叶尖。晚风吹来满树的叶子哗啦啦响,投下月色和灯光混杂的身影。

“我以为装不知道会让事情不那么尴尬,但好像更尴尬了。”林彦俊说,声音低沉而轻柔,像一层厚厚的棉花。

“可能是我误会了。”林彦俊微微低头,蔓延出去的老树根上搭了一小截衣摆,“我以为你喜欢我……”

“没……”

“有”字还没出口,黄明昊就发现自己已经暴露了。林彦俊镇定自若的神情,让黄明昊心里暗叫不好,他应该是中了计了。可能这个男人老早就发现他在这里了吧。姜还是老的辣。黄明昊拍拍屁股上的泥土,认栽。

PART4
沉默是一种慢性病,不疾不徐地将人致死。黄明昊抱着一口袋猫粮觉得哪儿哪儿都难受。他时不时瞟眼林彦俊,对方只微微笑着也不说话。

“所以你刚才早就发现我了?”黄明昊问。

“能弄出那么大声响,如果是猫的话,也太大了吧。”

“好吧,其实你的车子不是警长干的,是……”黄明昊咬了咬唇,破罐破摔,“是我钥匙不小心刮花的。”

“我知道。”林彦俊说。他差点真以为是警长干的——如果不是在车开出车库时恰好从后视镜看到了黄明昊,林彦俊也不会回家检查行车记录仪。

“那警长,小橘,小不点……?”黄明昊突然浑身发毛。

“我有见你叫它们。”林彦俊一一解释,“准确地说,我在你认识我之前就认识你了,黄明昊。”

“那……”

“该我问你问题了。”林彦俊打断他。黄明昊木讷地点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真的喜欢我吗?”

黄明昊觉得他在卖毒丨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要说喜欢肯定是喜欢,可林彦俊现在是在干嘛?引诱他表白吗?还是林彦俊也喜欢他?黄明昊在思考的那三秒里大脑飞速运转,大概考虑了不下十种正常或非正常的可能答案。

“喜欢。”他觉得说出这两字就像嘴里装了铅块,吐出口难,不吐出来又如负千斤。

林彦俊的话像在梦里的回声,让人听了迷迷糊糊又无比清醒:“那现在起不要再喜欢我了,黄明昊。”

如果这是梦该多好啊。黄明昊觉得鲜活跳动的心脏,被人用钝刀一点点地割开。疼痛慢慢从外及内,直到猛烈而持续。

-TBC-
CR.姐妹花的纯子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祝福54搬家都顺利

 
评论(28)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