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佳】千堆雪与长街

BGM:邮差-王菲

半现实

少部分真的的大部分编的

是我在哭而已


01
寒冬后是初春来到

太亲密了。黄明昊有些不太习惯。

第一次练习《It’s OK》的开场动作时,他和林彦俊还感受不甚清楚彼此的体温。大厂的训练服尚且能隔开一段形同虚设的距离。但黄明昊的手还是不敢实在地放上去,小心礼貌地悬空着。林彦俊却若无其事地把他的手摁在自己胸前:“不然动作很丑。”结果被黄明昊狠狠地电了一下——

忘了从哪里拿来的护手霜,黄明昊不小心挤多了,林彦俊还毫不避讳地用食指擦过他的手背,把多余的乳液抹在自己手上——跟他当初说土味情话时一把拉他入怀的举动如出一辙的自然。

黄明昊愣了几秒,奇怪林彦俊明明平日里一副高冷疏远的样子,有时候又一点不排斥亲昵的接触。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描述这个人。

三月的天气有了转暖的迹象,林彦俊却没有。那段时间他很难熬,比其他人更难熬,大家都看在眼里了然于心。但你一言我一句的安慰始终是隔靴搔痒。

休息时间,黄明昊常看见他一个人坐在练习室一隅,帽子压得很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几天练习下来,黄明昊好像才第一次真正开始了解林彦俊这个人。他像座坚固的城堡,能够抵御外界纷扰,同样内心的结痂谁也碰不了: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痛,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伤痛愈合。

为什么没心跳?这天练习时黄明昊突然发问,手还不安分地在林彦俊身上乱摸。

笨啊,心脏在左边啊。林彦俊抓过他的手往左边胸口放。你杨丞琳哦,要唱《左边》是不是。

早春的第一缕暖意,大概来自林彦俊许久未见的笑容。黄明昊用力地好好感受了一下,林彦俊这个人是有心跳的。决赛时的心跳更加强烈,哪怕只有掌根在左胸口的边缘感觉到了跳动,却通过触觉神经连接到了黄明昊的心里似的。

宣布名次的时候,黄明昊其实大致清楚自己的位置,大家也都约摸在心里成了型,彼此心照不宣。可人生还是过得时有忐忑,因为意外和奇迹—— “他有时候很暖,有时候很凶,有时候很冷。”

就像林彦俊的名字如一句幻听,回响在整个沸腾的现场。

恭喜他时,透过别人的肩膀都能看见他哭。第一次见他哭,哭得整张脸皱在一起,哭得不像那个不怎么表露喜恶、“大部分时间都很冷”的林彦俊。

第四名的感言发表完后,心才完全放下的黄明昊三步并两地扑到林彦俊怀里:“太好了彦俊。”

拥抱他的时候忘了确认他的心跳是不是还如表演时一样过分热烈。一定是的吧。松手拉开距离,黄明昊清楚看见林彦俊还泛红的眼眶和被眼泪晕开的底妆,还有再次熠熠生辉的笑颜。

我们都出道了。这份快乐比自己出道来得更加汹涌。或许是历经了寒冬后看到了阳光乍现,冰雪初融,才明白所谓春天,是真的破土而出了。

02
听说最亮的那颗是守护星

在洛杉矶集训的时候林彦俊还没从出道的现实里缓过来,反倒更像正做着虚空的梦,他的脚始终着不了地。哪怕异国的时差也没能彻底让他清醒来剥开身上厚厚一层的茧。

那天他和黄明昊、朱正廷、尤长靖一起去吃饭,饭后其他三人像小孩子一样趴在餐厅72层的窗户看夜景。林彦俊反应慢半拍似的,兴奋劲显然不比身边的三个人,尤其刚拿手机拍下城市星群发微博故事的黄明昊。

“很像一个电影片段。”酒足饭饱后人都会有些晕乎,林彦俊说这话时已经有了困意,语速不自觉放慢,声音很轻,醺醺然的样子。黄明昊仍然看着眼下的“星空”,回答说《LA LA LAND》。

这话林彦俊本是说给自己听,不料落入旁人耳里,还恰好说中了他的心思。有什么在心里像齿轮契合时发出一声清脆的“咔”,林彦俊清咳一声,说,你有看哦。黄明昊看他一眼,笑了笑点头。没再说什么,林彦俊干脆小声哼起了《City of Stars》。

黄明昊还是个半生不熟的人——对林彦俊来说。关系说好又太多,说一般又不够。至少和在大厂的时候区别不大——毕竟欣赏他的智商不代表这个相较陌生的整体,平日里也都各有各的安排去处。从这个层面来说,林彦俊冷静的审视是很客观的。

但这个团才刚刚开始,未来还有十八个月等着他们,如果想要认识一个人,一年半应该够了——了解又是另一回事了。林彦俊以为自己早已收起了在大厂时的小心翼翼和距离感,不过是到了一个结点再重蹈覆辙。

人类对安全环境的趋向性是天生的,很多时候天性是大过于理智的。哪怕是成年人,知道同事关系终有聚散,还是忍不住地想到了那个各奔东西的时刻。过往经验告诉他,干这一行,真正纯粹的感情又能维持多久?

“诶,彦俊你看!”黄明昊的声音把林彦俊从自我矛盾中拉回来。“那颗星星好亮!”

有吗。林彦俊顺着黄明昊的手指看过去,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那个不好意思麻烦有谁带这个小孩去眼科好不好,把飞机看成星星真的很瞎诶……”说罢还嫌弃地瞥了眼身边的黄明昊。

觉得丢脸的黄明昊一手扒在林彦俊胳膊,一手胡乱比划着笑到不行。另外两人也笑作一团,唯有林彦俊站定在那里任由黄明昊在他身上又打又靠,瘪着嘴却掩不住上扬的嘴角。

“诶彦俊,你知道为什么最亮的那颗星就是我们的守护星吗?”黄明昊平复情绪后,认真地问林彦俊。

“刚刚那架飞机守护你是不是?”

“哎哟,你就问我为什么。”

“…所以是为什么。”

“因为你在我眼里最闪亮啊。”黄明昊手搭林彦俊肩上,望着那架被误认成星星的飞机,而后扭头得意地看着林彦俊,“我刚想到的,怎么样厉害吧?”

林彦俊直直盯着他不言语,准备掉头走人。

03
小题大做的心事

巡演已经办了好几场,加之在洛杉矶的训练,黄明昊早不像之前一样对林彦俊不敢“下手”了。他甚至在跳《Firewalking》时敲着椅子对林彦俊做鬼脸,以至于林彦俊每次和他对视都忍俊不禁。

笑容像平静湖面忽然晕开的圈圈涟漪,温柔而缓慢地推及人心上,让黄明昊差点都快忘了一件莫名其妙总惦记着的事——

“你没事干嘛看我微博?”

“我为什么看你微博你心里不清楚吗?”

说这话时黄明昊真的有点气。生气的原因一方面是自己特别说明的事情林彦俊没有做,另一方面是这人已然忘了这回事。

林彦俊认真听着黄明昊跟大家解释来龙去脉,等他讲完自己立马接话“下次我帮你拍”以示弥补。

他倒不是真的忘了,不过是再三斟酌下选择去掉这个署名。他去掉时并没有不安,因为他自信这件事情对黄明昊不重要——如果不是今天偶然被搬上台面,或许就像石沉大海一样谁也不会提起了。

向来熟人都勿近的林彦俊是个语音聊天可以不接甚至不回的人,早已习惯像被叮嘱这样的小事忘了也就算了的人际关系,竟也认真地思考着补救的办法而转了好几圈椅子。

于是回酒店一洗完澡换好衣服,林彦俊就敲开了黄明昊的房门:“我来帮你拍照了。”但连房门都没进他就被拒绝了,最后变成自己坐下被拍。

很夸张。林彦俊见黄明昊一手拿手机打光,一手拿着手机拍,还不停地给出指令让他在不大的房间走了个遍,喉咙眼早就痒痒地又要笑出来。

黄明昊全然没有注意到林彦俊微妙的表情,折腾半天才勉强肯收手。在大厂时,换脸的人选黄明昊只认可了林彦俊一个人,而照片拍不出林彦俊完全的帅,这让黄明昊很苦恼。

“为什么不让我拍?”林彦俊拿回自己的手机,不解地问他。

“就不让。”黄明昊之前已经把林彦俊的微博从头翻到尾了,且充分认识到一个事实:他的拍照技术会让自己的脸难堪。

那一起拍一张也不行哦?

行吧。我站后面。

林彦俊看照片的时候,黄明昊也沉思了半晌。虽然他在台上公开抱怨署名的事情,不过也半就着玩笑的心态。他从不真的过分计较什么,况且是这样的小事。

可无奈这件“小事”就像一根小刺一样卡在心上,不痛不痒,却也膈应。更加不妙的是,林彦俊的举动好像让它变得更加无法想忘就忘,不忘也无足轻重了。

黄明昊靠近林彦俊,假意一起看照片实则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靠近。

“这次一定要记得署名,摄影By Justin。”

“好好好。”

然而木头始终是根木头。黄明昊在评论了林彦俊当天的微博后,并没有得到回复。这回哪怕是粉丝都没能把他的评论捞上来。哭笑不得的黄明昊从此了解到,什么事情都要对着林彦俊摊开来说,不然林彦俊是不会懂的。

04
三句话不离便是在意

灯光就快亮起,黄明昊却还在晃神。林彦俊向身侧瞟了一眼,胳膊往后,拉过黄明昊的手放在胸口。往常不是这样的,往常林彦俊只用抬手,他自己准备好就环住他了。

或许真的只是因为歌已经Stand by了吧。前奏开始灯打过来的时候,黄明昊才不得不从刚刚的疑惑中抽身而出。

他其实最近在反思自己,总是忍不住嘴边挂上林彦俊。就连时尚杂志那个问题,选项众多但黄明昊还是说出了“林彦俊”。

林彦俊是不是拿来填空的他自己也不清楚,但至少当下林彦俊低头窃喜的表情让黄明昊很满足。既回答了问题,又让林彦俊开心,一箭双雕的事情他自然很乐意。

一个巴掌拍不响。黄明昊觉得自己的日思夜想林彦俊占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责任。

在乐华和百分九两头跑的黄明昊虽然忙碌,但这份忙碌也让他很安心。安心到哪怕流言蜚语再多,十六岁的他也能渐渐习惯并消化——爱他的人总比厌恶的多不是吗?

可终归是个小孩子罢了,哪怕嘴上说得再无所谓,看起来再世事深谙,疲惫的时候也不免脆弱起来。于是某个晚上,失眠的他和起夜的林彦俊一起坐在别墅的阳台看起了月亮。准确地说是林彦俊主动坐到他身边的小板凳上的,因为黄明昊勉强的笑容看起来实在不OK。

起先两人聊了一些有的没的,不到一分钟这段尬聊就结束了。黄明昊挠了挠头,他不怎么跟别人说心事,就算要说,对象也不会是林彦俊。他想想就觉得怪异。

“哈——”突然他打了个哈欠。林彦俊见状双手撑膝站起,说该睡觉了。黄明昊摇头,让他先去,自己再坐会儿。

身边人没动静,黄明昊抬头,林彦俊看他一眼,耸耸肩又坐下,支起下巴,望着天上一轮弯弯的月牙儿不开腔。

长久的沉默里掺杂了隐约的蝉鸣,合成了一首催眠曲。两个人互相靠着对方的脑袋,竟也睡得安稳——直到林彦俊头一歪,又都纷纷惊醒,迷迷瞪瞪地望着眼前人,不约而同地从阳台撤离,回房睡觉。

不知道是月色迷了双眼,还是互相依偎时的温热迷了心窍,亲密就像开了的水龙头不住地倾泄。无论是搂搂抱抱,还是趁着表演轻拍屁股,林彦俊都自然而然接受没有任何不满。

黄明昊于是“得寸进尺”起来,不再生分。一起活动时常跟在林彦俊身边,或下巴支在他肩头休息,或双手从侧面环过他的腰身抱紧,或随心随性地拉过他的手像幼稚园小朋友一样晃来晃去。

同样,林彦俊也不说什么。黄明昊支着下巴,他就顺势捏捏他的脸;黄明昊环过他的腰,他就顺势搂过他的肩;黄明昊牵他的手,他就顺势反握住再把人拉近自己身边。

没有人说话或惊讶,好像早就是不成文的规定。放在心里盖了章而已。

05
两难

18年深秋百分九千呼万唤的首张专辑终于发行,紧跟满满当当的宣传行程,一直到深冬都休息无望。但这正合所有成员的意思,成团的意义在这个时候尤其凸显。同时配合团综的播出,百分九的话题热度一升再升,接连几月都居高不下。所谓“偶像元年”这个名词,在此刻才有了实际意义而不是空头支票。

一切都随时间不停地向前,一切看起来都相安无事且蒸蒸日上。

年末的第一场大雪来得突然,纷纷扬扬地盖住了尘世的色彩和喧嚣。林彦俊一早醒来打开阳台门,世界一片白色,天空飘着雪花,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廊坊。但感觉廊坊远没有北京冷——低头发现不过是忘了裹羽绒服。

“早,黄明昊。”林彦俊有起床气的,但面对黄明昊总不自觉想开口叫他。这会儿黄明昊也刚起来,一头乱发睡眼惺忪。他应了声“早”,就到厨房找吃的了。天气太冷其他人都还在被窝里赖着取暖,一时间只有两个人的厨房显得有些尴尬。

“你就吃那个哦?”林彦俊看黄明昊咬着一片吐司,拿了盒酸奶,赶紧打火准备煎鸡蛋。黄明昊拒绝吃鸡蛋,一是他不是很喜欢,二是他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虽然七月份的事情过去很久了,但从酷暑到寒冬,类似的情况不断上演,前不久两人的粉丝才因为资源问题又大闹了一场——有些结解开又缠起来。

硬要说解决办法,还是有的——拿剪刀剪开就好——但谁动手?

林彦俊见黄明昊仓促离开的背影,快一步关上了厨房门。灶上的锅“滋滋”地煎着油,抽油烟机的声音格外突出。黄明昊抬眼,林彦俊穿着那件万年不变的灰色毛衣,里面套了件白衬衫。

“我真的不想吃鸡蛋。”黄明昊故作委屈地说,尽量扬着笑容证实这句话的真实性。但林彦俊知道这个小孩的脾气秉性,很会伪装情绪,导致他好多时候被他骗过去,以为眼前的人从没有受过伤。

“我难得煎一次诶,不吃很可惜。”那就顺着他说下去就好,林彦俊想,现在他知道了。黄明昊在避免多与他接触,毕竟多接触一分,当现实的冰冷坚硬的钉子钉在心上时,就越触及中心,越致命。

十三岁就独身前往韩国的黄明昊被迫快速成长,聪明如他,一直扮演着一个机灵的角色。本来靠着这份玲珑机巧一路很轻松,直到遇到林彦俊,他好不容为自己修筑起的砖瓦城墙好像又有了破绽,让某些情愫有机可趁。

“……什么时候,”黄明昊转身关掉了火,“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话说到这里,黄明昊感觉嗓子像皲裂了一样干涩,眼里涌动的酸胀紧紧地贴着眼眶。他觉得视线模糊,脚像生根了走不动。

“及时行乐”是林彦俊一贯的宗旨,年少时喜欢过一个女孩以为爱不到会死,过了两三年后回想起来觉得自己又可爱又可笑。但对他来说,喜欢就是一个不断反省又改正不了的坏习惯,明知道如何趋利避害,还是要以卵击石、飞蛾扑火。

黄明昊的出现和动作却让他质疑起自己来,也让他明白了一些事——这么多关于黄明昊的点点滴滴累积起来,终究还是成了喜欢。于是他从背后抱住黄明昊,双手把他箍在自己怀里。

原来从背后拥抱是这样的感觉,林彦俊想,以往表演《It s OK》的时候,黄明昊和他心情一样吗——像抱住了一整个世界般的心安。

“我以为你早就习惯了。”林彦俊似乎在微笑,黄明昊一滴眼泪落在地板,“有些事情总会遇到的,无论你想不想,最后都还是要去做。面对就好。”

“你眼中的我,和他们眼中的我,你选择相信谁,那我就是谁。”

有时候哪怕看得通透,也不能做得通透。黄明昊抬手一抹眼泪,转身吻在林彦俊脸颊。

06
放纵也放手

最后一场巡演在台北。黄明昊临上台的时候说他想去台南。林彦俊听闻扭头,答应他说“好”。可贯穿整个岛屿的旅程,什么时候能启航?

巡演结束后,百分九和随行工作人员大吃了一顿。名曰“杀青宴”,却不知究竟是杀哪一场的青。粉丝看到微博上的合照还是这场狂欢前矜持的模样,而后真正是“狼藉不堪”。

黄明昊和陈立农两个人坐在一边喝饮料,成年不久的王琳凯耀武扬威地拍拍他俩肩膀,一口一个“你们这些小孩”。在场清醒的寥寥无几,未成年就占了重要的席位。

“疯狂。”陈立农说。

“嗯,太可怕了。”黄明昊咂咂吸管。

然而隔岸观火的清静还没享受够,陈立农就被几个人拖过去合照。黄明昊见状更往角落躲去,还没躲好林彦俊脚步飘摇着走到他跟前坐下。

浑身酒气,脸庞红润。黄明昊把自己的饮料递给他,林彦俊眯眯眼笑容微醺,没有接过,低头含住杯沿。一双大眼看着黄明昊,黄明昊手忙脚乱地抬手喂他。

这位看来也醉得不轻。黄明昊有些担心。

放好杯子还没坐好,林彦俊便靠在了黄明昊肩头,蹭了蹭挪到了颈窝。温热的呼吸打在了黄明昊的皮肤,他端正地坐在那里不敢动作。

“Justin。”

“诶。”

“黄明昊。”

“诶我在。”黄明昊咽口口水,不知如何是好。这是他第一次见林彦俊喝醉,进一步说是他第一次处理喝醉的人。

“我们去台南吧。”林彦俊沉默一会儿,说了这么一句。低沉沙哑,后几个字因为酒精作用发声成气音,像一句咒语蛊惑人心。

没等黄明昊回答他,林彦俊便抬头吻了上去。夹杂酒气和炽热粗重的呼吸,黄明昊感觉也像醉了一样晕眩。

场面像这个吻一样混乱而疯狂。倒了一地的酒瓶,勾肩搭背互诉衷肠的人,大肆劝酒的欢呼口哨。世界此刻喧闹而安静,林彦俊和黄明昊在昏暗的灯光下忘我亲吻。

直到一滴泪落在唇间,黄明昊才推开了林彦俊。如果不是光恰好照射在他的脸上,那道泪痕不会那样显眼而刺痛他。

黄明昊问不出口怎么了。因为他大概知道是怎么了。问出口无非是把未来的那层薄纱掀开,让一切展露无遗罢了。

“能去吗?台南?”

“想去。”

谁问又是谁来回答的,已经没人记清了。唯一明白的,是台南这个地方,已经成了无法完成的约定。

07
来不及忘记已天明

香蕉第一张九人专辑的行程塞满了林彦俊19年余下的时间。他又开始黑咖啡加三明治的繁忙生活。他很乐意这样程度的忙碌,因为忙起来他就没有闲情逸致再来思念。

他告诉自己一切都是一场梦,梦再好也有该醒的时候。那个梦里的人和事,就都留在原地不要带走。这是所有人必须遵守的规则。

可习惯就是很该死。林彦俊到现在都听不得有人叫他“彦俊”,好像一回头还能看见那张许久未见的脸。

梦深时,他能清楚梦到自己与黄明昊第一次眼神相接。那是偶练海选的舞台上,他站在一旁无意间看到黄明昊也在看他。那时候于他来说,黄明昊还是Justin,不是黄明昊。

当窗帘被尤长靖拉开时,顷刻间的光亮让他分不清那到底发生过还是只是个梦。

但娱乐是个圈。兜兜转转,该不该碰见的终会相遇。爱奇艺的打歌舞台上没有了百分九,熟悉的人分散到了不同的休息室。

乐华就在隔壁。林彦俊安静地坐在化妆台前,等cody给他化妆。其他人早吵成了一片说要过去串门。

“林彦俊你去吗?”

他没有回答,镜子里的他双眼紧闭,大家以为他睡着了。门被悄悄带上,林彦俊这才看向镜子中的自己。

休息室除了几个cody在闲聊,基本上没有其他声音了。林彦俊拿出手机,有人给他发了条微信,是范丞丞。

“嘿,林彦俊你醒了吗?”

他没醒。林彦俊把手机紧捏在手心,看了眼置顶却没有新消息的头像,不予理睬。这时门开了,他以为是那群人回来了,结果一颗小脑袋搁在门缝处,镜面反射出他的面容——

范丞丞。

后面猛然涌入一大堆人,把不大的休息室塞得人满为患。林彦俊有些头疼也带着庆幸,范丞丞和朱正廷扑上来把他压得差点喘不过气,黄明昊却慢吞吞地进来,和他对上视线只淡淡一笑。

最近乐华刚开始宣传期,紧接香蕉的脚步,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工作紧凑,黄明昊看来瘦了些。

林彦俊又瘦得两颊凹瘪了。黄明昊默默地观察着他,尽量不被发现。他们坐在对角线,隔着最远的距离,一句话没搭上。好在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热情高涨,没有人发现这微妙的地方。

“你怎么没和黄明昊说话。”当晚回上海的飞机上,尤长靖这样问林彦俊。林彦俊戴着眼罩,不打算回答他的样子。

“我知道你们的事情,”尤长靖小声地说,深深叹口气,“有些时候不能太刻意,顺其自然就好。”

梦不到的梦。如何顺其自然。爱过的人。如何云淡风轻。但林彦俊始终没有问出口。这个问题没有谁有完美答案。

08
你是一封信我是邮差

未来不来,谁都不会知道结局。黄明昊十八岁生日当天,收到了林彦俊的生日祝福。还有一张他成年EP的购买截图——

“黃明昊,生日快樂!終於是大人了^^”

219张。

两个人自那次打歌舞台后虽然也有同台过,但再没有私下见面的机会。聊天也只限于节假日和生日祝福,规律地像打卡。

“我想你了。”黄明昊打下这几个字后,鬼使神差地发了出去,又立马后悔撤回。很久林彦俊发来一个问号,很有他的风格。

“没事,发错了。谢谢彦俊哈哈哈!”

微博上久违的互动也被粉丝炒上了热门话题,大声哭喊着百分九的团魂依旧,有生之年希望再看一次同台表演。但限时的美丽总是稍纵即逝,时光坚决而果断地从不回头。愿景和现实,也从不结伴而行。

“我也是。”

林彦俊也这样写道,然后把这三个字留在那里,删掉了聊天记录。微博换了新头像和简介——

“歌手 香蕉娱乐林彦俊”。


生命中遇见谁,发生什么事从来不可预料。当林彦俊站上《偶像练习生》的舞台时,从黄明昊与他不经意对视起,故事的因就已经种下。谁都知道这是为了分离而相遇,但谁也都知道悲伤在前也依然前往。

林彦俊时常想,如果自己不是林彦俊,他不是黄明昊,如果相遇不是在这里,如果动心不是在此时,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可惜那个所有选择都与现实相左的结局,谁也没有机会经历。哪怕是梦也做不成。

他们都知道,两个人就像邮差和手里的信。你曾经过我,但你的终点不是我。

-END-
CR.姐妹花的纯子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各自安好就好 不期望就不伤害

 
评论(30)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