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得俊】很高兴遇见你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总之你们都知道我最近心心念念的是家庭人设。

别问朵朵是怎么来的了,我不在乎。不管什么方式都好。TT

也别问朵朵大名是什么。你去问林先生啊。这种最最好的名字我起不出来。


很高兴遇见你

文/芽芽

 

01.

林朵,允许我也学长靖的方式这样叫你。

当然我知道你有更好听的名字,我还知道,那是你爸爸还没见到你的时候,翻了两天的字典起的。你爸爸林彦俊,他浪漫主义,爱读书,喜欢电影,有一肚子的小巧思,可就是这样的男人,却在你的名字上犯了难。

你知道吧,就起名字的时候,他手指点着鼻梁上的眼镜翻字典,眉毛一皱再皱,还同身旁的长靖抱怨——这个字寓意好,可发音不好听,那个字,还蛮好的,就……笔画多了点。

长靖惊呼:“哇,林彦俊,你连笔画都要考虑进去的吗?”

你爸爸摇摇头一本正经,笔画多,写起来就很辛苦。万一考试的时候,你输在了名字上,那可不行。

他要给你起最最好的名字,因为你是最好的。

但我还是要叫你朵朵。尽管你长大之后,其实都不那么喜欢你的爸爸们再叫你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来得很巧。你一定有听长靖说过,你爸爸第一次见到你的糗事。——没有不用心噢,他们为了你的到来,真的认真准备了很久,理论也是,实践也是,可林先生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还是手足无措。他抱着你,不知道该不该用力,摇晃的时候要多大幅度,你看着他,梦呓似的蠕动了一下,他就惊得把你还给了护士,反复确认你有没有不舒服。到他抬头的时候,长靖才看见,他红了眼眶,没藏住,被抓包。

后来你慢慢长大的时候,长靖有和你一遍遍说过林彦俊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哭了这件事对不对,拿来笑话你爸爸,来告诉你,你爸爸到底多爱你,再然后,在你抱怨自己太软弱说以后再也不要哭的时候,他说,你看,就算是你爸爸这样厉害的男人,重要的时候,也会哭的。“朵朵,你爸爸是喜欢说,掉眼泪不OK。”那时候长靖温柔地拍拍你的肩,“但你慢慢会明白,眼泪是另一种坚强。”

长靖没告诉你的事情是,林先生有很快擦掉眼泪。他努力和长靖形容你,他有太饱满的情绪要用来赞美你,词汇量却出离匮乏,惊奇地同孩子一样:“她又白、又香、又软——她像一朵百合花。”

“知道啦知道啦。”长靖说,“百合花。”他低头看怀里的你,他原本就有世界上最温柔的笑意,此刻却格外绽放,他噘着嘴哄你,声音轻而低柔。

“朵朵。”他喊你,这个名字无意间脱口而出,他像是被缘分震惊到,隔了一会儿,又确认了一遍,“朵朵。”

又白又香又软,朵朵。

你是他们最最宝贝的小百合花。

 

02.

林朵,说实话,你是全世界我最羡慕的女孩子吧。

你的两位父亲都是内心坚定并且足够强大的人,他们把与爱有关的一切都看得格外珍重,轻拿轻放。在这样的家庭里,你当然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

就拿你小时候常听的摇篮曲来说吧,虽然我知道你懂事以后有一点嫌弃“小猪小猪肥嘟嘟”,就好像你花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意识到你的家庭和其他家庭有什么不同,可是,尤长靖的“小猪小猪肥嘟嘟”,就算是世界上最傻乎乎的童谣,也一样是最好听的歌。

是不是?你现在是不一定会承认啦,可你小时候,在他怀里听他唱摇篮曲,哪次都睡很香。你一度是没有长靖哄睡不着觉的麻烦小孩,但好在长靖是歌手啦,他不在家的时候,你爸爸就拿小音箱给你列表循环尤长靖。

以至于你到七八岁知道这个音箱是童年哄骗你的罪魁祸首时,曾很愤怒地踹过他两脚。

 

其实养小孩是很辛苦的事情。你的两个父亲,一个是演员,一个是歌手,这样的人其实很少有停泊点,多数时候都在为梦想奔波。他们遇见彼此的时候,有卸下风帆,发誓不飘荡太久,很快会相逢。

可到有了你的时候,他们连船桨、连风帆都放弃了。不是说他们不厉害,或者说不要梦想了哦。他们只是决心要停泊,为你造一个漂亮的港口。在山川大海交集建房子,栽所有美丽的花朵。

都给你了,朵朵,你是最好的那一朵。

 

你小的时候,身边常常要么只有尤长靖,要么只有林彦俊。你不知道,那是他们为了你多数时候都有人陪伴,把工作时间尽量错开。你是个小机灵鬼,拆穿他俩装出来的云淡风轻倒是很擅长。

林彦俊陪你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看剧本,隔一会儿侧头看一下趴在茶几上画画的你。到你画完,献宝一样得捧出来。“爸爸你看。”画纸挡住你的小脸。

你爸爸就真的拿过来认真打量。你的小脑袋钻到他怀里,怕他看不明白似的指指画面上的一家三口。

“爸爸,长靖,我。”你指指画面里小女孩手里的兔子,咧嘴笑了,仰头看你爸爸,你说:“还有小兔。”

 

03.

你小的时候,有很多很好的玩具。

你的两个父亲偶像出身,有很厉害的队友,还有过去同一档选秀综艺出身的战友。他们要么没有孩子,要么只生了儿子——那你就是最宝贝的小公主是不是?

所以谁都会惦记着你,给你带世界各地的礼物,大眼睛的漂亮叔叔最爱给你带糖,土耳其软糖,瑞士的巧克力,法国甜腻腻的马卡龙,因此还被长靖骂。“林朵要是长蛀牙,灵超肯定有一半功劳。”

你家里有毛茸茸的小狮子,卷毛的小绵羊,大鲨鱼和胖头鹅。他们送你的玩偶,都够你开动物园啦。

可你只喜欢那只小兔子。兴许是因为,它从你出生的时候就在床边看着你了吧。除了爸爸和长靖,它陪你最最久。

爸爸们的聚会开始是男孩子们的狂欢,这你一定想象不到,他们以前躲在酒吧小包间拼酒,在KTV里嘶吼,可到你出生的时候,渐渐地地方就挪到了把桌子角都小心包好的大房子。

爸爸抱着你,你抱着兔子。农农叔叔和你打招呼。他逗你:“朵朵,你把兔子借给我好不好?”

“不好不好。”你把兔子抱紧在怀里。

你一度是开不起玩笑的,很容易把各种玩笑话当真,泫然欲泣,在农农叔叔和你再三确证他真的不会拿走你的兔子之后,你才和他握手言和。

你不知道的事情是,后来农农叔叔有和爸爸和长靖聊到兔子哦。

他觉得惊奇。尤先生温柔地笑:“她就最喜欢那只兔子啊。谁劝都没有用。”

农农叔叔评论道:“那命运真的蛮奇妙。”

 

你隔了很久才知道兔子的意义。知道兔子在长靖的记忆里和LA的蓝天白云关联,和一次胜利的旅行关联,是他第一次触碰到梦想实感以后买回的小兔。

你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LA对你的两位父亲有多特别。

那一档选秀综艺提供了极端环境让他们明白彼此的重要性,他们在美利坚的蓝天白云下终于有时间好好整理情绪。彦俊把兔子po上微博。

他想明白了。

他是真的很喜欢兔子。

他更喜欢尤长靖。

他喜欢尤长靖,才那么喜欢兔子。

 

04.

你小的时候,咿呀学语,蹒跚学步,常被你爸爸抱出去和别人炫耀。

其实你的两位父亲,都是很了不起的艺人,有自己的好作品,他们从偶像起步,但都成长迅速。这些成绩没有随着你的出生改变,反而你的出生赋予了他们新的人生体悟。

可后来你出生了——你出生以后,他们那些为人称道的作品就都不再重要,你成了他们此生最得意的作品,变成他们最大的荣耀。

记得有一阵你很喜欢玩找爸爸的游戏。他俩都不在家的时候,你的奶奶赶过来带你。奶奶也好呀,你喜欢奶奶陪你玩。

毕竟如果是爸爸或者长靖带你出去的话,他们总是把你捂得严严实实,要你抱紧他们,钻在他们怀里。长靖说,这是和大家玩捉迷藏。可捉迷藏好闷好热,你有时候就从蚕蛹里探出脑袋——好多镜头,谁忘记了关闪光灯,刺目的光亮掠过来,你揉揉眼睛,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他们把你保护的很好,机场上那些拍你的姐姐们有时候会在你不听话乱晃的时候按快门,可外面从未流传过一张你的正面照片。

在你足够长大到可以独自面对全世界以前,不让世界太早挖空心思揣摩你,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感谢他们,所以奶奶来了,可以抱着你光明正大逛商场,可以让你玩找爸爸的游戏。

你还和他们玩另一个游戏。

在外面的时候,看见爸爸,不要叫出来,叫出来,就是输了。朵朵,清楚了吗?

所以你在奶奶的怀里兴奋地指着商场上的大屏。你比口型,拉长声音小声喊。

林——彦——俊。

 

05.

爸爸在你上初中那年拿了影帝,

好在那时候你已经初中了,你有自己的想法了。长靖觉得这个故事太沉重压抑,况且还有一些少儿不宜的戏码,可能并不适合你。可还好,他们没意识到,你已经不再是那个四岁时候在电影院里看爸爸的电影,看看旁边的爸爸又看看屏幕上的爸爸,露出困惑眼神的小女孩了。

那你就偷偷跑去电影院,看屏幕上为了演绎效果瘦脱相胡子拉碴的林彦俊,这是你爸爸的另一面。

和长靖不一样,你听着长靖的歌长大,那早以成为你每个夜晚的习惯,直到十三四岁你在大屏幕上看见你爸爸,看见他有同平时不一样的打扮、不一样的性格、说平时不会说的话,你还是会觉得震撼。

你在心里小声说,你好呀,演员林彦俊。

你好呀,爸爸。

你叛逆,前不久因为违反校规偷偷点外卖还被叫了一次家长。

他们以前从来没去过你的家长会。长靖很怕老师,林先生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们相互推诿,尤长靖说:“都怪你啦!都是像的你!”

可到最后还是长靖灰溜溜去见老师。据说是因为林先生拿出了杀手锏。

林彦俊先生有什么杀手锏你当时没想明白。往后愈发了解他们有你之前的过去之后才明白。林先生只需要轻飘飘问一句:“那我当年点外卖到底是为了谁哦?”尤长靖就缴械投降了。

长靖不责怪你,倒好像是自己犯了错似的。在老师面前挽着你再三道歉,说一定会回去好好管教。

“你真的觉得校规不合理吗?”回去的路上他和你说,林先生在开车,尤长靖从副驾驶上回过头来看你。

你点点头又摇摇头,你也说不上来。

你爸爸要说什么,被长靖一个眼刀制止。

他对着你无比郑重,一字一句:

自由是很重要、很了不起的东西,一定要follow your heart。但注意方式。

他的潜台词我不知道你懂了没有——他是说,他希望你做自己,但他真的很害怕,你会受伤害。毕竟不是每一次,他都能保护你,都能替你去道歉、去处理。

但是你爸爸不这样想。你爸爸和你说,朵朵,你想明白了,真觉得值得,就去做啊。他拍拍胸脯,笑时有和你一样的酒窝。

我还能保护你很多年,男人没有在怕的。

 

06.

很多年之后你谈恋爱,你的一位父亲对你的男朋友表现出惊人的苛刻和刁难,把不高兴摆在了脸上,你下意识要维护你当时正喜欢的男孩,于是也毕露锋芒,到送走了紧张到有些唯唯诺诺的男朋友,你的不高兴挂在脸上,长靖担心地问你是不是生气,你说没有啊,我心情很好。

你是长靖的小孩,他当然知道你就是嘴硬,拉着你说要和你谈谈。

你小的时候一直很崇拜地叫林先生爸爸,在长靖面前就没大没小,大概也是这样的缘故,你对林彦俊先生有太高的期望,期望他永远是最支持你的墙。所以你今天才生气。

“可是朵朵。”长靖目光柔和,“你爸爸是第一次做父亲诶——就算到今天你二十二岁了,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父亲。所以很多事情,你要给我们时间去准备。”

他歪一歪脑袋,他其实面孔依旧是年轻的,眸子里盛放着因满足而饱溢的生命力。他很艰难地打出这个比方,“林朵,有些事情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比如说,失去。”

你这之后又隔了很久才明白长靖说的失去到底是什么意思。他们单方面失去了你,可他们在你身后,你还始终拥有着他们。他们的对你的爱就像童年时候陪你长大的那只小兔子一样,一直都在,触碰可及。

你爸爸真的是那堵墙。不过他拿血肉之躯在搭墙。他不是神,也就是一个凡人,所以他手心里牵大的小手抽离了,他捧在手心里怕化了的宝贝要飞了,他生气一下,也没什么不对——很多年前,他其实也就是一个自以为“和颜悦色”其实气鼓鼓的任性小孩诶。

但他会为了你、为了长靖,努力成长。

就像这次,爸爸有很快调整过来,他一遍一遍在心里强调,朵朵真的是一个大姑娘了,他不能再毫无顾忌地牵你的手,把你举到头顶旋转,拉着你要你亲亲左脸颊再亲亲右脸颊。

以后,这些属于父亲的特权,都要交给另一个男人。

虽然在他心里,你可能永远也就是三岁时候羊角辫上绑蝴蝶结蹲在路边捂着眼睛哭,骗他来抱你的娇气小女孩。

 

07.

有一天他们终于迎来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失去。

可他们还是像从未准备好一样悲伤。

和第一次抱你的时候一样,林先生红了眼眶,他揽着长靖,长靖仰起头帮他擦眼泪。对诶,你从小都很奇怪,长靖这样看喜剧电影都感性到要哭的人,重大场合却总成为撑场面的人——其实也不是,他就是酝酿了太多的情绪,但这些情绪,连你也不能告诉。

那是他和林先生两个人夜里能分享的,属于他们的柴米油盐、喜怒哀乐。

你的婚礼有自己的想法,现在你也开始嫌弃他们老土——哪怕他们曾经走在时代潮流的尖端。好啦,我知道,看你爸爸过去的烂梗长靖以前的机场照,他们2018年的时候就很老土。

不要拆穿。

总之,连你也开始嫌弃他们有一点老土,他们对你的婚礼便帮不上太多的忙。他们就只能站在你身后,帮你把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好,不时和你提起从他们父母一辈继承下来的迷信。他们想出力的,可到最后,这场婚礼里面,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牵着你的手,把你送到另一个男孩身边。

但最重要的事情他们已经做好啦。他们把你养大,养得亭亭玉立、知书达理。他们为这场盛大的婚礼贡献了最漂亮的女主角。

你的嫁妆当然很丰厚,但从很早以前,你就知道,对于你们这一家而言,精神永远比物质更重要。所以当你看到最后一件礼物——那一箱子的照片和录像带的时候,你终于扑到林先生的怀里哭了。他温柔地揉揉你的发顶,再喊你“朵朵”。

他们把最重要的东西送给了你,岁月、记忆、陪伴。

过去你就早将礼物拆封,往后这份厚礼,也永不会过期。

 

你在蜜月的时候才发现那封藏在旅行箱里的信。泛黄的纸张昭彰漫长岁月。信封上没有落款,你困惑地打开来,简简单单两行字,你却突然又开始掉眼泪。

也是,无论是像林先生的浪漫主义,还是像尤先生的感性,朵朵都只是一个嘴上会嫌弃,心里最最柔软的女孩子啊。

你小声把信贴在胸口,倒溯了二十多年的岁月。你想到长靖在你小时候为了唱好悲剧的主题曲,在家里反复研究悲伤的故事,看各种各样的分离,揣摩千百种痛苦。他说,他过去可以把握得很好,可是现在,离心这样的情绪对他有一点陌生。

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很爱很爱的话,没有错的时间、错的地点、错的性别,一切都是对的,都是最好的安排。

“邂逅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东西。”他张开手抱那时候才五岁的你,“要好好珍惜。”

 

【信】

写给朵朵:

嗨,你好呀。

遇见你很高兴。

林彦俊、尤长靖

2024年4月5日


-END-

CR.姐妹花的芽芽


-来自姐妹花的祝福

-给我结婚!结婚!


评论(75)
热度(14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