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芽:

其余的声明纯子说的非常清楚了。我天生很讨厌争执,会很努力去避免,这是我性格中软弱的部分,我很早的时候就在微博里承认过。
今天有提到,被质疑粉籍的时候原本想删掉所有除这两个故事以外的其他文章。
我给59写文的时候,五九还没有什么文章可看,那时候我的想法是产出还蛮重要的,我试试看。
所以写了《平生》和《子期与玫瑰》,后来被大家喜欢,就觉得应该再写一点东西出来,也组织了联文,为了有更多的优秀产出。
不敢邀功,但是联文最开始确实是东小北和我一个个去私信的作者,到前两天我看到有好的写手还会邀请他们进联文组。至于微博上,我是怎样在没必要端水的情况下挣扎,做应援,集资,号召,我觉得所有人都知道都明白。
以上是反驳提出我不是长得俊女孩的话。
这些故事因为他们写的,删了我本人心情是愉快,但我觉得也违背了我的初衷。也好,保留在那里。正好给所有人看看,我的文风源头。
我的逻辑线是完整的。
我读过很多的书,我其实一直都觉得“千古文章一大抄”,所读塑造了我,影响了我,我没法说我是独立成长到今天的文字水平。但是,我还没有黔驴技穷到借鉴对家西皮的故事。
另外,经常看我的文的人,知道我有戏作和正剧之分,对我而言,这个系列的故事,唯一的意义只是分享给大家我脑中想到了这个小孩子的存在,和《除害》那一类类似。我能写出更好的故事,我很怕会挑起事端影响我的心情——删就删了,我的开心最重要。不是因为心虚,是我就是不care。如果让我删《天堂》,我会比较生气。
但是按头说我抄袭,根本不好好看解释,确实不谈语境,这些事情我是很在意的。
故事我还是留着了,他们俩的故事不会结束。
再见大家。
承蒙喜爱,辛苦了。

评论(24)
热度(291)